第八章 很有前途的职业

文 / 京华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崤峻匆匆擦了把脸,把自己的东西随便一放,便去找张维信了解情况。到了张维信的房间,见王峰、曾志林以及周磊和梁子岳都已经在那里了。张维信把昨天和今早的情况介绍了一下,然后有些担心的说道:“虽然这钟员外一家对我们照顾的很好,而且表现的好像好心人做善事一样,对我们并没有什么企图。但是,我总是感觉似乎并不是这么简单。至少他们并非真的对我们很放心,今早我们就感觉门外似乎有人在监视,后来钟少爷来了,好像还在门外跟那人说了什么。”

    “对,我也听到那钟少爷和人说话的声音,只是隔的有点远,听不清在说什么。”王峰立即证实道。

    王崤峻点了点头,略思索了一下,说道:“这应该也是这家人的应有之举,毕竟咱们来路不明,打扮古怪,人家一点戒心都没有也是不可能的。不过,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话对钟员外家是这样,对我们来说亦是如此。我觉得,无论这钟员外是真的发善心,还是别有所图,我们还是尽量不要长时间住在这里。”

    “嗯,崤峻说的对,我同意。”曾志林附合道。

    “可我们这些人现在可说是身无分文,离开了这里又怎么生活呢?”王峰顾虑道。

    “咱们大家有手有脚,有知识,有能力,肯定不会被饿死的。”梁子岳不服气的道。

    “大家看这样行不行。”张维信见王峰和梁子岳有些互不服气,想了一下说道,“咱们虽然没有能在这个时代使用的银钱,但是咱们手中却有不少在这个时代难得一见的东西,比如崤峻带的那瓶精品五粮液和那套高档玻璃酒具。”

    “这个年代虽然好酒少,但是一瓶酒也卖不了多少钱吧?”王峰不解的问道。

    “值钱的不是酒,是那个玻璃酒瓶子和那套玻璃酒杯子。”王崤峻拍着堂弟的肩说道。

    “没错”张维信补充道,“在这个时代,好的玻璃制品的价格,远非金银所能比。”

    “有了这笔钱,咱们就可以自己买房子住了。而且这也等于是淘到了第一桶金,钱上生钱要比白手起家容易多了。”曾志林说道。

    “那咱们怎么把这玻璃瓶子给卖了呢,总不能当街叫卖吧。”王峰又问道。

    “这事恐怕还得着落到钟员外身上,或者实在不行把瓶子卖给钟员外也行。维信,我看这事等有合适的机会,还是你和钟家的人去交涉。”王崤峻又想了一下说道,“到时候把老范和那个宋飞扬叫上,他们两个都是搞营销的好手,还有赵大伟,他以前在投资公司忽悠客户的本事也不小。有这几个人出手,应该能跟钟家谈个好价钱。”张维信点点头,转身出去找范吾成、宋飞扬和赵大伟商量去了。

    待一切都安置妥当了,钟世文过来请众人到正堂喝茶。直到此时,他才有机会仔细打量眼前的这些人。但见他们有男有女,除了两人略显年纪较大一些外,其他人也就是二、三十岁左右。穿着和昨天的两个人一样的怪异,而且都是短发。好在那三个女子都是长发,估计他们那里的风俗是男子留短发,女子留长发。不过,这几个女子虽然长的都算得上美貌,但奇怪的是,她们都没有穿裙子,一律穿的是和其他男子一样的裤子。不知这是海外的习俗,还是有什么其他原因。不过,他也不好向她们问起,毕竟男女有别。其实钟大少爷完全想差了,这几个美女在她们那个时代,夏天是照样会穿裙子的。今天所以没有穿,却是因为她们的裙子在这个时代实在显的有点短。至少都是露着小腿,其中有些还是超短裙,在这个时代穿出来着实有点过于惊世骇俗。因此在出发前,被众位男士给否决掉了,虽然三女有些忿忿不平,可惜抗议无效,最终还是不得不改换了长裤出来。

    寒暄了几句之后,张维信便把刚才众人商量好的打算跟钟大少爷说了。钟世文一听却有些意外,忙问道:“张公子何言一个走字,难道是在下招待不周,或者是下人礼数有缺,惹恼了张公子?”

    张维信忙解释道:“绝非此因。钟公子一家对在下及众同伴招待的可说是无微不至,仆人们服待的也相当尽心,在下是感激不尽。我等之所以要离开,却是因为我等这十几个人都住在这里,实在是太麻烦钟员外和钟公子了,真的是不好再继续讨扰下去了。”

    钟世文自然是百般挽留,张维信这边是坚持要走。最后争执不下,钟世文只得说等他的爹爹回来再做决定,张维信也只好同意了。

    众人随后又闲聊了一阵,钟世文还把自己的妹妹找来,陪三位女士聊天。结果古典美少女的出场,自然又是引来一堆“怪和尚”的啧啧称赞――当然是在背地里的。直到下午的五、六点钟,钟员外才从外面回来。众人连忙起身见礼,钟员外自然是热情的表示欢迎,并吩咐钟福立即准备酒宴。寒暄过后,钟世文将众人要卖宝筹钱,准备离开的事跟钟员外说了,钟员外自然是强烈反对。如果说只是张、王二人的话,他可能还不会这么执意的挽留。但是,刚才他在隔壁的房间里已经听了半天的墙根,觉得这十几个人个个都不是泛泛之辈,都是有学问、有见识的人。如果能利用收留之情,将他们笼络过来为已所用,那将是得力的帮手,对自己的大事必定会大有益处。于是便极力挽留,而张维信则是坚持要走。

    钟员外见张维信态度很是坚决,也怕逼的太急双方反生嫌隙,略一思忖,说道:“既然众位执意要走,钟某也就不强留了。不过,钟某觉得张公子刚才所提的卖宝筹钱之事,并非稳妥之计。依钟某看来,还是另想他法为好。”

    张维信见对方不再坚持,刚放下心来,又听对方说自己的想法不妥,不知其又想打什么主意,便谨慎的问道:“有何不妥这处,还请先生赐教。”

    钟员外捋须说道:“张公子刚刚说,汝等手中有一件自海外带来的珍宝,打算拿到县城或者是府城出售,换取一笔资财,好让汝等可以过活。”

    “正是。”

    “先不说公子能否顺利的把宝物卖出,单说公子与同伴拿到了钱财,此后汝等又打算在何处落脚,以何营生来维持生活?毕竟这宝物再值钱,也有坐吃山空的时候。”

    “这个学生等还未想好。不过,学生以为,既然有了钱,找个住的地方,再做点买卖挣个糊口之资,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张公子此言差矣。张公子应该还未忘记汝等三人刚到村口时的情景吧。如果不是钟某接言,只怕张公子到现在也未必能问明想知道的事情。钟某虽不是什么旷世之才,不过钟某自认在这幽州之地,像钟某这样可以和诸位平心静气交谈,不以众位非同寻常的打扮和经历为怪异的人,恐怕还真是不多。其他人既然不能与汝等正常交往,汝等又如何能找到住处,如何能开门做生意?”

    “这个......”,这钟员外几句话问的张维信还真不知道该如何答对,毕竟大家都是头一回穿越,没有相关经验。

    见对方有了犹豫,钟员外又趁热打铁道:“况且,张公子想卖宝筹钱,光靠汝等自己,也很难成功。搞不好,还有可能落一个人财两空。不但换不到钱,而且没准还会把性命搭上。”

    听到这里,张维信固然无话可说,王崤峻那里也是悚然一惊,暗想:“这钟员外说的还真是有一定道理。自己这些人因为张维信他们这两天的一路顺风,而忽视了许多事情。一来,自己这些人其实是不为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所接受的。除非是有足够见识,或者心胸极广大的人,否则对自己这些人都是避之犹恐不及,哪里还可能和自己做交易。二来,自己这些人在这个时代来说,其实都应该算是没有合法身份的人,漫说要卖宝贝做生意,恐怕在城里一露面就会被官府当成逃人或者奸细抓去,那时候能不能从衙门里活着出来可就不好说了。”想到这里,他站起身向钟员外拱手施礼道:“钟员外所言极是,确是我等考虑不周,多谢员外提醒。”

    “王公子不必多礼,钟某既然将汝等接到家中,自然要为汝等着想。”钟员外见这个叫做王崤峻的公子终于说话了,便知道事情会有所转机。他这近一个下午观察下来,这位王崤峻公子虽然说话不多,但隐隐能感觉到那个看似主事的张公子是以其马首是瞻的。而其他人又显然都不是决策者,基本不对去留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此事的关键,看来还是要着落到这位王崤峻公子身上。

    “不过,学生等毕竟人数众多,而且无论来历还是举止打扮都太与众不同了。既便钟员外不见外,村里的其他人也会有所议论,时间久了难免不会传到外面去,到时候对钟员外恐有不利。此外,虽然钟员外家境殷实,在下及众同伴却也不好腆颜长住。在下觉得,吾等具是有知识、有手艺之人,并非只会读书的酸儒。如若钟员外能帮吾等寻个安身立命之所,能让吾等凭自己的能力吃饭,便是对吾等最大的帮助。吾等对员外的大恩自是感激不尽,他日如有所成,定当报答。”说罢,王崤峻一揖到底,施了一个大礼。

    钟员外赶忙上前将他扶起,口中连说王公子言重了,心中却也有了底。他听王崤峻如此说,自知这些人现在虽然仍坚持离去,但他们此时并无安身立命的条件,还是离不开自己的帮助。只是不愿意长期的寄人篱下,毕竟都是年轻人,读书人的骨气还是有一些的。不过,既然他们不愿意住在自己家中,那把他们安排到什么地方去好呢。正思索着,却一眼瞥见了自己那个顽皮的女儿,顿时有了计较。于是,他对王崤峻说道:“钟某留众位住在家中,绝非为了私心,完全是因为钦佩众位的才华,想让小犬与小女能长些见识。既然众位觉得住在钟某家中多有不便,那钟某也不强留。钟某如今到有个去处可供众位暂住,又怕众位不愿前往。”

    “员外不妨说来听听,安知吾等不愿前往。”王崤峻见事有转机,忙问道。

    “离此不远有座玉虚宫,地方宽广。平时那些善男信女也只是在前殿祈福还愿,后殿却是个清净所在。那观主玉虚子道长乃是钟某的好友,若求他收留诸位住下应该不是难事,就是需要暂时做个道士以避人耳目。等到诸位适应了中土的生活,钟某再想办法为诸位谋个合法身份,到时候无论务农、经商,甚或考个功名,也就方便多了,不知诸位是否愿意。”钟员外试探的建议道。

    当道士!

    王崤峻被这个提议给雷到了,让一群来自现代社会的无神论者去当道士,这也太有想象力了。他此前对大家近期内可能的职业有过无数设想,唯有这出家一途从未涉及过,虽然现在想一想,似乎这还真是这个时代挺有前途的一种职业。他转头看向团队其他人,大家脸上各种精彩的表情说明众人都被这个提议雷到了。此事绝对不能貌然做出决定,需要召开团队全体会议商量。

    于是,王崤峻对钟员外说道:“先生这个提议实是出乎吾等意料之外,此事在下不能专断,需要同大家商量后才能决定。”

    “应该的,应该的。此事也不急在这一时,汝等尽可放心商量,待有了结果告诉钟某就行了。”钟员外显然很理解众人的顾虑,随后就差开话题说道,“酒宴已然准备好了,大家还是先吃了饭再说吧。”

    ; ( 新宋英烈 http://www.xshangshu.com/0/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xshang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