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宝金山的枪声

文 / 京华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夜无事,第二天吃过早饭后,众人在钟世文和两个仆人的陪同下,与钟员外告别。出了黄山庄,走上前往玉虚宫的山路。才走了没几步,就听见后面有人喊“等一等”。回头一看,却见是钟大小姐一路跑来,说是也要和他们一起去,找玉虚子道长讨教武功的。钟世文拿这个妹妹没办法,只得答应。

    虽说直线距离只有六、七里,但真的进了山,弯弯曲曲的山路走起来,十一、二里也不止。其他人还好说,这钟大少爷平日里是只读圣贤书的,身子骨就差了些,因此走的速度也不能太快。好在,这山虽不高,但是基本未遭破坏的自然环境还是挺不错的。行走在其中,山风习习,并不觉得炎热,不由得心情舒畅。再加上钟世文不断的给大家介绍着这南京幽都府的各处名胜古迹,建议众人日后有空可以去游玩一番,一路上倒也不觉枯燥。

    众人一路走着,一路说着,不知不觉走了两个多小时,来到一处山间岔路处。这岔路一头指向他们行进的方向,一头则拐向左侧,延伸不远便又左转进一座小山包背后。王崤峻考虑到大家都背着不少东西,所以提议稍微休息一下,喝口水、歇歇脚。于是,众人卸下背囊,在树阴下席地而坐,喝水闲聊。就在众人休息的差不多了,正准备继续赶路时,左侧那条山路转弯处小山包背后的方向,突然传来了沉闷的“砰!砰!”声,回音在山谷间回荡,久久不散。钟世文听到,疑惑的说道:“这大晴天的,山里怎么打上雷了。”

    在旁边的曾志林和梁子岳却是心中一惊,两人对视了一下,互相点了点头。曾志林快步走到王崤峻身边,低声说道:“崤峻,声音不对呀,好象是枪声。”原本也有点疑惑的王崤峻听到曾志林这么一说,也坚定了自己的判断,赞同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也觉得像,当初上学军训打靶的时候,跟这声音差不多。”虽然不太相信这个时代的人会造出火器,但是既然自己都能从二十一世纪跑到这十世纪来,还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呢。他低声对曾志林说道:“你和维信、子岳过去看看,一定要小心。”曾志林点了点头,带着张维信和梁子岳沿着那条岔路向小山包后面跑去。

    钟世文并没有把这两声响当回事,正想带大家继续赶路,却见曾志林等三人向小山包后跑去,不解的来到王崤峻身边,问道:“王公子,他们去干什么,不过是两声旱地雷,不必大惊小怪的。”

    “没什么,他们只是内急,去方便一下。”王崤峻敷衍着说道。钟世文疑惑的看着三人的背影,非常的不理解,为什么三个人会一起内急。待他要继续发问的时候,却听到小山包背后,再次传出和刚才一样的响声,而且这次是连绵不绝的,急促的“砰,砰,砰”的声音。如同有人在山背后,架着大锅炒豆子。钟大少爷感到更加的莫明其妙,一抬眼,却看到王崤峻的脸上露出了既震惊又紧张的神色。随后就听到王崤峻对大家喊道:“全体到树林中隐蔽,王峰照看好钟公子和钟小姐,尤远和我走。”说完,从背包上取下手弩和箭袋,向小山包背后冲去,尤远则提着根粗树枝紧紧跟在他后面。那边,穿越众则连接带拽的把钟家的人拥进了山路旁的树林中。

    这边除了钟家主仆以外,其他的穿越众都已经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虽然大家都没当过兵或者警察等可以接触到枪枝的职业,但是绝大多数人都在上学的时候军训过,打过靶,再不济也看过电视里播放的军事演习,对这种响动还是能判断出来的。听着那连绵不断的枪声,众人均是面面相觑,都在考虑一个问题:我们是真的穿越了吗?不会只是做了一场梦吧!现在梦被枪声吵醒了?

    依然不明所以的钟大少爷,已经被这一系列的情况弄糊涂了。刚开始出怪声的时候,跑过去三个人,王公子说是内急,他就已经有点觉得不对了。到后来,怪声连响,结果王公子自己也带个人跑过去了,难道他俩也内急吗?打死他也不信呀。正想要问问身边的另一位王公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却发现边上的这位王公子,呼吸急促,脸色发白,神情相当复杂。既有紧张,也有激动,还带着些许渴望,搞得他到了嘴边的话却没有问出来。到是旁边的钟小姐,一拨拉王峰,不满的问道:“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怎么一个个都跟中了邪似的,那边山包后面究竟出什么事了,把你们给吓成这样?”被她这一拉一问,王峰才回过神来,看着这正对着他插腰瞪眼的古典美少女,张了半天嘴,却只蹦出来了四个字:“见了鬼了。”古典美少女显然被他这句回答搞的有点恼羞成怒了,冲着他大喊道:“我看你才是见了鬼了!”随后,转过身去,不再理他。

    此时,山那面的枪声已经停息了,穿越众们却丝毫没有放松下来,每个人都紧张的盯着小山包的拐角处,期待着自己能够真的从梦中醒来。此时的时间过得似乎异常的慢,明明只等待了不到十分钟的样子,对他们来说,却好象等了十年那么久。当梁子岳和尤远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山角处时,有几个人已经紧张的快要站不稳了。梁子岳他们快步跑过来,一边跑一边朝这边招手,众人忙从树林中涌出来,围住了梁、尤二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梁子岳稍微喘了口气,说道:“是pla,跟我们的情况基本一样。”听到这个答案,所有穿越众都露出了失望的神情,纷纷散去,颓然的坐回到地上。极度期望之后的极度失望,巨大的心理落差,使几位女士甚至无声的抽泣起来。梁子岳见状,也不再做进一步的解释了,跑到女友胡雪莹的身边,好言安慰。赵大伟那边也不停的宽慰着爱妻朱晓媛的心。而原本孑然一身的洪妍,身边也有一个人在低声对她说着什么,却是团队中另一个也是孤身一人,在前世连女朋友都没有的刘文东刘工程师。

    等到这边把几位女士都给哄好了,那边王崤峻陪着一位穿迷彩服的军人已经转过了山角,快步向众人走了过来。到了跟前,在大家询问的目光当中,王崤峻指着这名军人介绍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pla某坦克连的连长,钱远山上尉,和我们一样,也是从海外归来的幸存者。”话音未落,旁边钱远山上尉便举手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大声说道:“大家好,我谨代表意外到达此地的十五名pla,向大家致敬了。希望今后咱们能军民团结一家亲,共同努力去争取美好的未来。”一番话说得刚才还心情沮丧的穿越众们,不由得为之一振。看着这名身材虽然不是很高,但长得相当精干的青年军官,感觉自穿越以来一直有点惴惴不安的心情,终于彻底的踏实了下来。众人就犹如前世那些遇到各种自然灾害或者重大事故的普通老百姓一样,只要看到了身穿军服的人民解放军,这心就踏实了。于是乎,大家一拥而上,纷纷与钱连长握手,表示热烈的欢迎,搞得连长同志有点应接不瑕。

    一群人在那里热闹的互相介绍,一旁的钟家兄妹和他们的仆人此时却已经呈目瞪口呆状,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个穿的花花绿绿,连头上的帽子都是花花绿绿的人,会引起这些海外怪人如此大的情绪变化。虽然很想找其中一个问个明白,但看现在这情形,恐怕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人搭理他们了。

    热闹的场面又持续了几分钟,就在钟家的人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就见王崤峻、张维信、曾志林,还有三个同样穿的花花绿绿的人从小山包后面转了过来。只是与刚才第一个花花绿绿的人不同的是,后面这几个花花绿绿的人手上似乎拿着什么东西,黑色的、外观奇形怪状的。曾志林一边走,还一边指指点点着这件东西和持有者说着什么。此时,终于忍无可忍的钟大小姐,冲到王崤峻的跟前,大叫道:“姓王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一定得给我解释清楚,不然本姑娘跟你没完。”

    看着眼前这个气鼓鼓的古典美少女,王崤峻并没有怪她言语不恭,耐心的说道:“钟小姐不要动怒。”说着一指那个被称为钱连长的人,“这位公子和其他这几位同伴和我等一样,都是从海外归来的汉人。他们也在这山中迷了路,比我们还多转了三、四天。如今与我等在些相遇,大家自然会情绪比较激动。”

    “那他刚才说什么‘皮勒挨’是什么意思?在山那边的响动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一听到这声音就反应如此的大。”钟大小姐显然对王崤峻的回答不是很满意。

    “噢,是这样的,这几位公子在海外的时候都是军队的战士。这pla是当地土语对军队的称呼,就是战士的意思。我们的先祖在那里住下后,就入乡随俗的也这么叫。刚才他们在山那边碰到了几个劫道的山贼,所以就进行了反击。钟小姐听到的声音是他们手中武器发出的。因为这种武器在中土是没有的,所以听到这种声音我们才会如此激动。”王崤峻继续耐心解答着。

    “何种武器会发出如此大的声音,可否让钟某一观。”这个回答显然引起了钟大少爷的兴趣,忙过来问道。

    “其实也不能算是一种武器,应当称是一种法器。”王崤峻边说,边从一名解放军战士手中拿过一把95式自动步枪,“这种法器是当地得道的法师施了法的,可在三百步内杀人于无形。不过,每用一次法力就会有所下降,到了一定次数就不管用了。如果没有法师再施法,便与废铁无异。”王崤峻利用此时人们的迷信,临时编了这么一通说辞,来解释巨响与战士们手中物品的来历。

    当他说到三百步内可杀人于无形时,钟公子的眼中闪起一丝光芒,但听了他后面的话后,这丝光芒便暗淡了许多。略一犹豫,问道:“不知,王公子或这位钱连长的身边,可有这样的法师?”

    “呵呵,当然没有,这样的得道高人,即使在海外也是极为稀少的,更何况我们这几个人当中。”王崤峻自然明白他这么问的意思,十分干脆的给了他否定的回答。其实,现在的王崤峻比钟大少爷更希望自己的团队成员立即就能把火器造出来,那样的话,自己这些人的安全就会更有保障一些。

    听到王崤峻的回答,钟世文最后的一点期望也落空了,只能无奈的摇摇头,说道:“可惜,可惜。不知这几位军士以后有何打算,要去什么地方?”既然法器不能利用,这几个当过兵的人能拉拢过来,也是有用的,钟大少爷不放弃任何一点希望。

    “这几位军士虽然祖籍各不相同,但一时恐也无法前去寻找。毕竟现在这身打扮行走于路上多有不便,所以他们也想先暂去玉虚宫落脚,不知钟公子觉得方便吗?另外有件事还要提前让公子知晓,这几位军士只是前出探路的,他们还有十来个兄弟在山里。如果都加在一起,我们这次要去玉虚宫的就有三十一个人了。公子用不用先去和玉虚子道长知会一下。”王崤峻自然也知道钟世文的想法,所以顺着他的意思说。

    “当然没有什么不便,不过多几个人而已,大家同去就是。”钟世文自然满口答应。他很清楚自己父亲的想法,所以敢保证父亲肯定不会拒绝多这十几个人。至于玉虚子道长那里,到时候自己再去与他分说就是,想来他不会拂了父亲的面子。

    听钟大少爷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大家自然很是高兴。于是,众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大多数人先跟钟公子去玉虚宫。张维信、曾志林和钱连长一起回军队的宿营地,带领其他士兵出山。下午在这里与派来接应的人会合,前往玉虚宫。

    众人依照安排,开始分成两路。张维信和曾志林把自己的背包交给先去玉虚宫的军士,一名军士则把手中的95自动步枪和身上带的弹匣交给了曾志林,以在路上防身。

    ; ( 新宋英烈 http://www.xshangshu.com/0/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xshang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