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海滨之旅(四)

文 / 京华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晚饭吃得很热闹,这种有酒有肉的饭食谢天等人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了。所以,这顿饭吃起来是格外的痛快,格外的过瘾。连酒量并不怎么样的高军,都高兴的喝了一大碗。吃过晚饭后,范吾成等人被安排在了谢天他们兄弟四人住的茅草屋里,跟着他们来的三名家丁则由孙老伯给他们另找地方睡觉。

    谢天等人的茅屋里穿越众们济济一堂,原本很会精打细算的谢天今天破例点了两盏油灯。谢天他们的茅屋有两间,清尘被安排在外间守门,其他穿越者都集中在了里间屋,此时正等着钟涛架设电台,好跟“清园”基地联系。

    不多时,钟涛便完成了电台的调试,按下了通话键,对着话筒呼叫道:“海滨小组呼叫基地,海滨小组呼叫基地。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很快,耳机中便传来了王峰的声音,看来今天是他值守电台:“我是基地,我是基地。请通报情况,请通报情况。”

    钟涛呼叫道:“范组长要求与委员会通话,范组长要求与委员会通话。请速报告,请速报告。”

    王峰回复道:“明白,明白。”

    过了一会儿,耳机中传来王崤峻的声音:“我是王崤峻,我是王崤峻。请通报情况,请通报情况。”

    范吾成接过话筒,将今天在小渔村遇到的情况向王崤峻做了汇报,并提出了自己希望能允许这里的四名穿越者加入团队的请求。

    王崤峻并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让他稍候片刻,容他和委员会其他成员讨论一下,再给他答复。范吾成知道此事比较重大,王崤峻无法独断也是情理之中的,因此也没有催促,而是耐心的等待着那边商量的结果。

    约莫过了有十多分钟,耳机里再次传来王崤峻的声音,他高兴的说道:“委员会已同意范吾成的请求,你小组可以将四名穿越者带回。委员会已同意范吾成的请求,你小组可以将四名穿越者带回。”

    听到这个消息,范吾成等人自然是很高兴,心里的一块石头也算落了地。而谢天等人更是欣喜异常,高军这个小子甚至高兴的哭起了鼻子。

    随后,范吾成又向王崤峻报告了有关‘海肠子’的情况,王崤峻表示他们这次工作完成的很好,回去后一定会予以表扬。

    通话结束后,已经完全放下心事的众人开始谈论起各自在穿越前后的经历。

    范吾成等人了解到谢天他们的穿越时间与自己这批人是一样的,也就是说,这次穿越事件应该是群发的。虽然在东山派与西谷派相遇的时候,大家曾经有过这种设想,但因为后来再没遇到过其他穿越者,而他们这两拔人穿越的地点相距又不远,所以这种设想大家也就不怎么提了。今天遇到谢天他们,则使这种设想的可能性开始增加。

    据谢天等人讲,他们几个穿越前是在大连的一处海滩上。谢天是一家海边餐厅的老板,而黄氏兄弟和高军则是餐厅的客人。为了让客人能更好的欣赏海水沙滩,谢天将一部分桌椅摆在餐厅外面的沙滩上。总共摆了八张桌子,基本上每张桌子上都有客人。

    在穿越之前那一刻,谢天这个小老板正提着两捆啤酒往黄氏兄弟的桌上放,高军在黄氏兄弟旁边的一张桌子边吃着冰淇淋,边向在海中游泳的女友招手。谢天放下啤酒后,正准备离开,就觉得天色一暗,抬头望去,就见沙滩餐厅的上方乌云翻滚,隐约有紫色闪电在其中出没。还没等众人有所反应,就在无数道耀眼无比的紫色光芒的笼罩下失去了知觉。

    当他们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块涨潮后不足十平米的小礁石上,除了他们四人所在的那两张桌子外,其他的桌椅包括客人都已经不见了。在经过短暂的惊慌失措后,还是经常看网络小说的黄山提出,大家是不是像小说中写的那样穿越了。

    在四人都接受了穿越这个事实后,便开始为自己的生存而奋斗了。因为是穿到了礁石上,四周除了海水什么也没有,所以在最初的一天一夜,四个人是靠着那两打啤酒和桌上为数不多的几道菜充饥的。后来,大家又集思广益,利用自己衣服上的线做渔线,利用海军军官黄海穿的军装上铭牌的别针做渔钩,开始尝试着钓鱼。经过多次失败后,终于开始有所斩获。不过,因为没有燃料――桌椅都是塑料的没法烧――他们不得不强逼着自己吃生食。

    起初四个人认为自己运气不好,沙滩餐厅有那么多人,那片乌云面积也不小,可偏偏是自己被穿越了。不过,在两天后,当黄海下水到礁石周围摸贝壳类生物的时候,终于发现原来自己并不是最不走运的。因为他在这块小礁石周围大概数米深的海底,发现了当时也在沙滩餐厅用餐的客人的遗体。从遗体的位置判断,沙滩餐厅的八张桌子应该都被传过来了。只是因为礁石面积太小,除了他们这两张桌子外,其他人都掉到海里,最终在苏醒过来之前就被淹死了。

    听到这种惨况,杨新和钟涛都是唏嘘不已,而范吾成更是感同身受。因为他的老婆就是因为传过来后位置的些微偏差,而坠崖身亡的,与她一同遇难的还有老宋一家。谢天的讲述又勾起了他对亡妻的怀念,不由得潸然泪下。谢天等人在搞明白他伤心的原因后,也都非常的同情他。对于谢天他们来说,虽然穿越的时候也发生了意外事件,但那些失去生命的人与他们素不相识,尽管也为那些人感到惋惜,却并没有像范吾成这样刻骨铭心的痛。

    过了半晌,范吾成在谢天、杨新等人的好言安慰之下,总算是停止了悲伤,继续听谢天讲述他们的经历。

    谢天表示,他们四个人最难的日子是在穿越后的第四天,当时他们不但早就吃完了穿越时被一起传过来的,为数不多的饭菜,而且就连那两捆啤酒也已经被喝得所剩无已了。此时他们面临的最大的问题不是没有吃的,而是没有水喝。没有了食物,至少还可以钓鱼、摸海贝,可一旦没有水喝了,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当时年纪最小,还只是个高中生的高军最先承受不住压力,甚至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如果不是黄氏兄弟和谢天拼命阻拦,他早就跳海了。

    在穿越五天后,他们终于时来运转了,一条渔船从这块礁石附近经过,将四人救了下来。此时,他们手中还仅仅剩下半瓶啤酒。谢天至今还记得他们见到渔船时的激动心情,他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绝处逢生。当时他们四个人兴奋的大喊大叫,把那些空酒瓶子全扔海里去了,吓得渔船上的渔差点拿他们当野人而放弃救援。

    渔船把他们救走后,就来到这座小渔村。刚来的时候,他们四个人身无分文,除了身上穿的衣服就再也没有什么私人物品了。而把他们救回来的渔民也是穷苦人,连自己的一日三餐都经常没有着落,根本不可能长时间养活他们四个人。于是,在谢天的带领下,四个人仗着自己还有点气力,开始为村里人帮工,跟着村里人一起下海、捕鱼,勉强挣一口饭吃。这种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过了好几个月,直到去年十月,才因为踏实肯干,又有点知识、有点学问,被孙老伯收为义子,从而彻底在此地站稳了脚跟。

    通过谢天等人详细的描述,范吾成他们对这四名穿越者这段时间所吃的苦有了更加清楚的认识,对其勇于面对困境的精神更加佩服。众人就这样一直聊了好久,直到凌晨三、四点钟才睡去。

    第二天众人直到临近中午的时候才起床,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后,谢天等四人去给孙老伯请安。回来后,便和范吾成等人一起商量何时动身进城的问题。

    按范吾成等人的意思,自然是越快越好。现在团队的工作刚刚步入正轨,每天都有许多事情要忙,在这里多耽搁一天,就会多影响一天的工作。谢天等人除了高军外都有点犹豫,并不是很想立即就离开。特别是谢天,对范吾成马上起程的建议明确表示了不同意。

    他语气坚决的说道:“范大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好。觉得我们在这里吃了那么多的苦,应该马上跟你们回良乡,过几天舒心日子。刚开始知道你们的身份的时候,我很高兴,同时我也很急切,急切的想过那种三餐无忧的好日子,但是后来我发现我不能。昨晚我几乎一夜没睡,翻来覆去的一直在想这个事情。最终我决定留下来,因为我谢天不是个忘恩负义、不知回报的人。

    尽管义父既没有给我们荣华富贵,也没给我们锦衣玉食,但是他老人家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候伸出了援手,让我们能有一顿饱饭吃,能有一件御寒的衣服穿,这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我们应该像对待自己生身父亲一样对待他。我们不能为了自己的安逸生活而把他留在这里,使他又变成当初那个孤单的老人。我既然已经认老人家为义父,那就要在老人家跟前尽儿子的孝道,要为他老人家养老送终。

    范大哥,你和其他兄弟的心意我领了,但是我只能对你们说声对不起。希望你能理解我,希望你能和你们的那个委员会把情况说清楚,请他们宽限我谢天一些时间,让我能给义父养老送终。到那时,如果你们还愿意要我的话,我谢天必定毫不迟疑的投奔你们。”

    谢天话音未落,黄氏兄弟也异口同声的表示支持谢天的决定,他们也会留下来与他一起尽孝道,为义父养老送终。高军的反应就没这么坚决了,他嗫嚅了半天,却最终一个字也没有说。只是低着头看自己的脚尖,对谢天和黄氏兄弟投来的询问目光避而不见。

    对于高军的反应,谢天他们三人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和看不起。在他们看来,高军还只是个孩子,在穿越前,还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被父母像宝贝一样呵护着。别说吃苦了,就连日常的家务都不会让他做。此时面对一边是衣食无忧,不用起早贪黑的出海劳作,一边是缺衣少食,每日都要为生活四处奔波的选择,他选择前者也是无可厚非的。

    虽然谢天等三人的态度很坚决,但范吾成并没有就此放弃,他又劝道:“谢兄弟、黄兄弟,哥哥我知道你们是重情重义之人。不过,哥哥我觉得你们并不是只有在这里陪着孙老伯才叫尽孝道。你们大可把孙老伯接到良乡去,让吃了一辈子苦,劳累了一辈子的孙老伯进城去享几天福不是更好吗?难道你们觉得良乡城里的条件不如这里,抑或是你们认为孙老伯不愿意进城去享福?这事儿你们和孙老伯商量过吗?”

    其实,这个选择谢天不是没考虑过,只是他觉得自己是个新加入的成员,如果才进入团队,还没有什么作为,就把义父接过去不太合适。因此,思来想去,才决定留下来为老人家送终之后再加入团队。

    这会儿,范吾成主动提出可以带老人一起去,他自然是求之不得。不过,他也知道范吾成并不是团队的决策者,这事他一个人是说了不算的,于是有点不踏实的说道:“这事兄弟我还没和义父说起过,想来义父是不会反对和我们一起进城的。不过,就是不知道团队的领导能同意我们带着义父一起加入吗?”

    范吾成闻言把手一摆,反驳道:“谢兄弟这是说哪里话。孙老伯既是你们的义父,也就是咱们团队成员的长辈,我想委员会和其他职能小组的领导,是一定会同意把孙老伯接进城里的。如果你有顾虑,咱们可以马上与基地取得联系,将事情说清楚,看看他们有什么决定。”

    随即,范吾成便让钟涛打开电台,与“清园”基地通话,将这里的情况向基地做了汇报。基地的反应果不出范吾成所料,王崤峻代表委员会表示同意范吾成的提议,要谢天把义父也一起接进城来,好让他老人家颐养天年。得到许可的谢天等人再无顾虑,立即前往义父的住处,一番恳求之后,终于说服义父离开生活了几十年的家乡,与他们一起进城。

    ; ( 新宋英烈 http://www.xshangshu.com/0/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xshang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