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我心飞扬

文 / 京华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家虽然搬完了,但所有的穿越者们却并没有松一口气的感觉。对于许多穿越者来说,搬家活动的结束反而意味着辛苦工作的开始,这一点科技组的成员感受最深。之前在“清园”的时候,因为场地的限制和保密的需要,除了通过外包方式生产燧发枪外,科技组的许多研发工作都没有实质展开,大多数成员的日常工作还只是局限于纸面上。现在,家搬了,场地有了,保密性也大大增强了,就该是他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根据委员会之前通过的决议,李俊武按照前世常见的开发模式,将整个科技组分成了几个研发小组,包括材料组、机械动力组、玻璃组、武器组等等,并任命了各个小组的负责人。同时,应部分成员的要求,委员会同意确有需要的研发小组可以雇用本地人参与小组的非核心工作,但事先必须向委员会提出正式申请。而且,所有雇工必须通过审核组的审核才能录用,并书面保证其不会将所学技术泄露出去。

    研发小组成立后,将由这些小组根据自己的研发方向制定相应的研发计划和方案,并提出大致的经费需求,经由李俊武初步审核后,提交到委员会进行讨论。委员会审议通过后,再由财务组按照这些小组提出的研发预算拨款,并由财务组定期对预算的执行情况进行审计,以保证专款专用。此外,如果某个科研小组需要追加经费,则必须按照上述同样的步骤进行申请。

    随着研发小组的建立,所有科技组的成员都动了起来。人员充裕的小组在小组长的带领下开始制定计划,申请预算。人员较少,只有光杆司令的小组(比如材料组的于文德和玻璃组的刘文东)则立即向委员会提出招工的申请,为尽快展开工作做准备。

    就在科技组紧锣密鼓的展开研发工作的时候,阴历五月二十,商贸组收购“艳绝楼”的工作已经进入了尾声。当天上午,范吾成、宋飞扬代表穿越众,柳云燕代表“飞燕堂”,与“艳绝楼”的吕老板正式签订了转让协议,交纳了定金五百贯,并到良乡县衙门办了手续。

    从衙门中出来后,怅然若失的吕老板在礼节性的和范、宋、柳三人拱手告别后,便匆匆赶回“艳绝楼”去为双方交接做准备。根据转让协议,吕老板必须在五日内,将“艳绝楼”内除护院打手外的所有人员以及建筑都完整无缺的转交给穿越众,并负责遣散那些不被留用的护院打手。只有这样,五天后穿越众才会将转让费的余款送到他手上。所以,这位吕老板不得不抓紧时间,争取早一天完成交接,他好早一天拿了钱上路,去别的地方重新开始。

    与吕老板不同,范吾成和宋飞扬此时感觉非常轻松。他们忙活了快一个月,这会儿终于做成了这笔生意,心情自然非常的好。而在他们旁边,准备和他们一同去“天福楼”参加庆祝的柳云燕则心情复杂,远没有他们二人这般兴高采烈。虽然能够成功收购“艳绝楼”算是一大收获,但这对她来说只是完成任务的第一步。再过十来天,她的顶头上司就要到良乡来审查她的工作。她很清楚,她能不能在这短短的十来天里,将“艳绝楼”的妓女、龟公等等人员笼络住,让他们配合自己应付上司,将是她今后能否飞黄腾达的关键。可她心里却是一点底也没有,交易成功时的喜悦之情也几乎是转瞬即逝,现在她满脑子都是应该如何应付上司。

    范、宋二人显然并没有被柳云燕的满脸愁容所影响。两个人一路往“清园”走,一路有说有笑,宋飞扬甚至唱起了前世的流行歌曲,奇怪的腔调和奇怪的歌词引得路人的纷纷侧目。其中有那认得“清园”众兄弟的人,自然是见惯不怪。不认识的人,开始可能还觉得新鲜,待从旁人那里听说了他们的来历,也都是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同时也对他们的传奇经历啧啧称奇,暗赞一句“果非凡人也”。

    路人的各种反应并没有影响宋飞扬唱歌的兴致,范吾成心里同样高兴,所以对自己兄弟的表现也听之任之,丝毫没有制止的打算,倒是和他们一路同行的柳云燕感到有些难堪。范、宋二人都是大老爷们儿,走在路上唱也好、跳也好,路人虽然觉得新鲜,却没有人会把这当回事儿,看两眼热闹也就过去了。而她柳云燕可是个大姑娘,和两个这样像半疯似的男人一路同行,实在是有失体统。要是这副景象让自己收的那些手下给看到,那更是非常有失颜面的一件事,更何况她柳大姑娘现在心情不佳。

    于是,在忍耐了一会儿后,柳云燕终于忍无可忍,没好气的对宋飞扬说道:“这位宋公子在大街上如此大呼小叫的成什么体统,传出去岂不是要污了你们‘清园’兄弟的名声。”

    被她这么一说,正在兴头上的宋飞扬很是不爽,反驳道:“柳姑娘此言差矣!想我‘清园’众兄弟是什么样的人,这良乡城里的百姓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大家都清楚我等兄弟是海外归来之人,在海外都是自由自在惯了的,没那么多清规戒律。我这样率性而为,正是体现了我等兄弟的本色。老百姓看了只会觉得我等豪爽、率真,哪里会看低了我等。”

    说完,似乎是想证明自己的说法,宋飞扬还向旁边的路人招了招手。柳云燕虽然不愿意认同宋飞扬的观点,但周围百姓的反应却令她意外。就见无论是过路的,还是路边摆摊设点的,都对宋飞扬的动作给予了回应,有的向他点头微笑,有的向他招手示意,还有些小摊贩甚至叫着他的名字让他挑几样商品再走。总而言之,良乡的老百姓都没把宋飞扬当怪人,反而把他当朋友。

    见柳云燕满脸的诧异,范吾成问道:“柳姑娘想必对老百姓的反应很是不解吧?”

    柳云燕并没有直接回答范吾成的问题,只是点了点头。

    范吾成笑了笑,继续解释道:“道理其实很简单。我们‘清园’众兄弟自打到了这良乡城,先后也做过一些让人能记住的事情。比如,击杀号称‘良乡虎’的史飞虎和他的手下、我的九哥刘文东被打把式卖艺的小伙给误伤、参与‘天福楼’海外宝贝的拍卖、入股良乡最大的酒楼‘天福楼’、扶摇子老神仙收了我等兄弟为再传弟子、我五哥娶了南京留守府推官的女儿等等,哪一件都能成为良乡城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良乡城里的老百姓想不记住我们都难。而且,我等兄弟自打到了良乡城,在外人面前就一直是这样我行我素,大家早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更何况,我等兄弟虽然不拘小节、行为率性,但办事却是一丝不苟。无论是开店做买卖,还是去商家采购,从来都是公平交易,绝不会恃强凌弱、强买强卖。现如今手头有了一些积累,我等还经常做善事、救济穷人。良乡城里,上至知县、主簿,下至平头百姓,说起我‘清园’兄弟,无一不竖大拇指称赞。

    正因如此,无论我等兄弟在街上如何表现,人们也只是会心一笑,并不会认为我等兄弟是异数。相反,在他们看来,这才是我们的本色,这才是他们认识的‘清园’兄弟,也只有这样的‘清园’兄弟他们才愿意亲近。如果有朝一日,我们也变得循规蹈矩,板起脸来做人,倒有可能会把他们吓得不敢接近我们。”

    范吾成一席话说得很有道理,柳云燕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说辞来反驳他,只能转换角度,抱怨道:“范公子说的虽然有些道理,可小女子毕竟不是你们兄弟中的一员,这会儿与你们一路同行,被众人看在眼里只怕会对小女子有什么误解。况且,小女子在这良乡城里还是有些手下的,要是被他们看到这种景象,很可能会影响小女子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所以小女子希望这位宋公子能够收敛些。”

    范吾成听罢,觉得柳云燕说的倒是不无道理,因此点了点头,然后示意宋飞扬不要再这么“飞扬”了,先踏实会儿,等一会儿到了“天福楼”酒席宴上再继续释放这份激情。宋飞扬虽然对柳云燕的抱怨很不感冒,但作为兄弟兼组员,自然是要听自己兄长兼组长的话,嘟囔了两句便不再引吭高歌了。

    三人行不多时,便到了“天福楼”。门口的伙计见是两位东家到了,赶紧上前相迎,并殷勤的说道:“十四爷,二十二爷,您二老来了。”

    范吾成和宋飞扬微微点了点头,范吾成问道;“其他几位爷都到了吗?”

    “到了,到了。”伙计答道,“其他几位爷到了一会儿了,就在三楼的‘天福’包间。”

    范吾成“嗯”了一声,便在伙计的引领下,进了“天福楼”,直上三楼来到“天福”包间。

    ; ( 新宋英烈 http://www.xshangshu.com/0/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xshang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