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王崤峻再进幽州城(二)

文 / 京华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崤峻说道:“这个关系就是那个很早以前就打算和咱们合作做生意的留守府总管冯程呀!大家怎么能把他给忘了呢?要知道,上次我进幽州城的时候,可是和这位冯大总管谈得很投机。由于上次咱们的拍卖会办得太成功了,这位冯大总管对玻璃制品那可是相当的向往呀。而我这次进幽州城就是为玻璃专卖店找地方,这不正合了冯程的意嘛。只要我进了幽州城后找到这个冯程,把玻璃专卖店的事跟他一说,他绝对会愿意和咱们合作。

    你们也应该知道,这位冯总管可是南京留守萧思温身边的红人儿,在幽州城里也是很有势力的主儿。而且,我还有种预感,冯程对玻璃生意这么上心,不止是想为自己搂钱,恐怕其中还有萧思温的授意。以萧思温的人品来看,其既贪财,又善于巴结契丹皇帝。如果能参与进玻璃制品的买卖中,对他来说可是‘名利双收’的好事情,这家伙绝不会放弃与咱们合作的机会。

    这样一来,咱们与冯程合作,就等于给咱们在幽州城里的买卖上了保险。谁要是跟咱们过不去,砸咱们的买卖,那就是和他冯大总管过不去,断他冯大总管的财路,也可以说是跟萧思温过不去,断他萧思温的财路。在幽州这块地面上断萧思温的财路,其结果会是怎样,我不用说,你们也应该能想象的到。”

    王崤峻的这番话令其他三位委员一时还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毕竟他说的有一定的道理。而且,论与冯程的熟悉程度,王崤峻也确实是团队中与他打交道次数最多的一个人。沉默了片刻之后,张维信说道:“五哥,你说的虽然有些道理,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那个萧思温真像你说的那样贪财的话,会不会眼红咱们玻璃买卖的利润,而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势把这买卖抢过去据为自有呀?如果是那样的话,只怕咱们去找他反而比不找他更危险。”

    张维信的疑虑又引起了徐绍安和李俊武的响应,他二人也纷纷表达了同样的顾虑。王崤峻听罢却摆摆手,说道:“老七的担心虽然不是杞人忧天,但在我看来他萧思温还不至于为了垄断玻璃贸易而对咱们下手。你们应该还记得,咱们当初和冯程说的很清楚,玻璃制品是通过海商从海外之国进口的,可没说是由咱们自己生产的。他萧思温要想独占的话,首先就得找到那个为咱们‘供货’的海商才行。在找到货源之前,他是不可能为难咱们的。可问题是,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海商,他又上哪里找去?

    或许,他可能会通过咱们府里的家丁仆人,或者是亲兵护卫那里打听,其结果也肯定是一无所获。连咱们都不知道在哪儿的一个虚构人物,其他人就更不可能提供他的任何信息了。

    当然,也不能排除他会暗中下黑手,使用强硬手段威胁咱们交出进货渠道。只是,如果是那样的话,咱们派谁去幽州城又能有什么区别呢?所以说,老七的担心虽然有一定的道理,但并不是咱们今天要讨论的问题。也和我是否该进幽州城没有什么关系。”

    “这个……”张维信被王崤峻说的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对方的说辞,委员会会议暂时陷入了沉默。

    过了半晌,沉思良久的张维信决定不再坚持自己的观点,以便打破僵局。他之所以要向王崤峻妥协,并不是王崤峻的一番说辞说服了他。王崤峻说的虽然有道理,但对于他和李、徐二人来说,王崤峻说的有道理并不代表他们就一定要同意王崤峻这么去做。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件事情完全可以由其他兄弟去做,王崤峻并不是唯一合适的人选。

    只不过,张维信此时考虑得更多的不是王崤峻是否应该进幽州城,而是如果他在这件事上一味的阻拦王崤峻,那么势必会影响王崤峻在团队中的威信,从而给自己一直以来都在全力推动的,使王崤峻成为团队领袖的努力增加难度。

    虽然同意王崤峻进幽州城存在一定的风险,但为了实现将其推到团队领袖位置的目的,这个风险还是值得一冒的。更何况,王崤峻前面的那些分析也不无道理,他此去幽州城,不发生风险的可能性远大于发生风险的可能性。

    所以,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张维信说道:“既然五哥对进幽州城这件事这么的坚决,我个人还是尊重五哥的决定,不再反对五哥进幽州城。但是,随行的护卫虽然不至于像老八说的那么多,却也不能像五哥说的那么少。”

    张维信突然转变态度,令李俊武和徐绍安既感到有些意外,又觉得有些为难。因为,对于今日会议的主要议题――团队开始在幽州城的发展――大家都是无条件赞同的,分歧主要就集中在由谁来实施这项计划的第一步。原本面对三比一的力量对比,王崤峻是处于绝对劣势的,他的要求几乎没有通过的可能。可是,现在张维信一倒戈,力量对比就变成二比二了。再加上,张维信又是委员会中口才最好,最会辩论的一个。他这一转变立场,王崤峻的要求被通过也就不存在任何悬念了。因此,经过短暂的考虑后,李俊武和徐绍安也都不再坚持阻拦王崤峻进幽州城,而是接着张维信的话茬,在随行人员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见大家不再极力阻拦自己,王崤峻在安保方面也适当的做了些让步。当然,徐绍安的那个馊主意是不能接受的。根据张维信的建议,最终决定由王峰、吴鹏、黄海三名保卫组成员携带一部电台,率领五名亲兵小队的亲兵――分别由“清园”和“静园”的警卫班抽调――负责随行保卫。另外,范吾成和赵大伟作为商业谈判方面的具体执行者,也将一同前往。

    由于需要等待刘文东的第一批玻璃制品出炉,并形成稳定的生产能力,所以,委员会并没有急着实施进幽州城的计划,而是将王崤峻动身的时间定在了八月十五之后。这样,既可以获得充足的货源,又不会影响未来的合作伙伴过中秋节。

    事实证明,委员会将进城时间定在八月十五之后是很明智的。由于对研发进度的估计过于乐观,造成刘文东预报的玻璃制品出产时间明显早于实际的出产时间。结果,一系列的技术问题,使得第一批玻璃制品直到八月初才完成生产,送到“清园”的时候更是已经到了八月初十。

    对于进度的拖延,刘文东很是不好意思,如果不是需要向王崤峻和张维信等人说明产品的一些特点,他都不想亲自到“清园”来。不过,委员会并没有因为他未能兑现产品的出产日期责怪他,反而对他和他的研发小组这段时间的工作给予了肯定和表扬,并鼓励他们再接再厉,争取早日完善产品的生产工艺和流程,从而能够造出更加完美的玻璃产品,为团队的发展做更大的贡献。

    随后,在刘文东的协助下,王崤峻从第一批玻璃成品中选出了十件,品质有一定差别、器型有一定代表性、以酒具为主的玻璃产品,当作与冯程进行谈判用的样品。至于产品的价格,则根据商贸组的建议,以及本地此类产品的市场行情,暂时先分成五个档次。其中,最高档的售价在两千贯左右,最低档的售价也在一百五十贯。这次带去的十件样品就基本涵盖了这五个档次的产品,这样也方便冯程对这批玻璃制品有一个直观的认识。

    在刘文东送来玻璃制品的这天,范吾成和宋飞扬也给委员会带来了好消息。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他们终于和茶扬、或雄浑的音乐伴奏下,穿越者们或引吭高歌,或翩翩起舞,气氛极其热烈。

    这样一来,穿越众们固然是玩得相当尽性,“静园”周边住的那些老百姓也因此经历了他们这一生中,最为难忘的一个中秋节。无论是那些与这个时代风格迥异,由他们根本没听过的乐器演奏的乐曲,还是那将“静园”后花园照耀得如同白昼般的特殊“灯笼”(从车上折下来的车灯),都给他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以至于,他们中的有些人在这次晚会后,开始在私下里相传,这些个住在“静园”中的老爷太太们都是得了道的高人,他们在位列仙班后又返回凡间,为这一方百姓造福来了。

    后来,这些传言也渐渐的传到了穿越者的耳朵里,让他们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虽然觉得老百姓的传言很荒谬,但穿越者们也不好进行反驳。一方面,保持团队的神秘感对团队是有好处的。另一方面,就算穿越众矢口否认,只怕大家也不会相信。原因很简单,谁让他们这些人在之前确实当过道士呢。如果一味的否认,只怕不但不能起到正面作用,反而会越描越黑。所以,穿越众对这种传言也只能一笑了之,不再理会。

    ; ( 新宋英烈 http://www.xshangshu.com/0/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xshang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