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一次重要的扩大会议(一)

文 / 京华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海边的这些穿越者中,曾志林、黄海是有参加委员会扩大会议资格的。可一方面海边与良乡相距甚远,除非是有飞机或者城际高速铁路供他们使用,否则他们二人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第二天下午赶到良乡城的。另一方面,就算二人能及时赶回去,那么等他们二人离开之后,无论是海边的勘察工作,还是之前被要求长期驻扎在盐场和这处海湾的剿匪千人队的指挥权,都会出现问题,而委员会发来的电报中却并没有就这两个问题进行说明。

    看着这封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电报,曾志林和黄海二人找来其他兄弟商量了好一会儿,也没得出一个结论。二人思虑再三,决定先向委员会发电询问清楚,然后再启程返回良乡城。

    不过,还没等二人拟好电报稿,委员会的第二封电报又到了。估计委员会也觉得上一封电报写得太过简单,容易让海边的几位兄弟产生疑惑,所以第二封电报中,除了将会议召开的时间推迟到下个月的月中,以便曾志林和黄海有足够的时间返回良乡开会外,还解释了要开委员会扩大会议的原因,并且对曾、黄二人离开后,海边的工作进行了安排。

    根据电报中所讲,这次召开委员会扩大会议,并且比较少见的要求所有有资格的穿越者务必参加,主要还是因为此次会议要讨论的是对“飞龙军”今后发展至关重要的一项议题,委员会必须慎重对待。至于具体的议题,电报中并没有明说,但既然事关“飞龙军”这一团队最为倚重的力量,让曾、黄等人先放下海边的工作去开会还是说得通的。

    对于曾、黄二人走后的安排,电报中也说的很清楚。在二人离开之后,由辛飞宇负责指挥剿匪千人队,由黄山负责海边勘察工作,直到曾、黄二人返回,或者委员会作出新的任命。

    此外,对那些被俘虏的海盗及其家眷,电报中也做了安排,要求留守海边的人员好生看管,待这次委员会扩大会议结束之后,委员会会派情报部和军事部的兄弟来海边,对俘虏进行甄别。那些被认为能够真心臣服于穿越团队的,会被留下加入“飞龙军”海上作战力量,或者参与到海港、码头、船厂等航海工作中去。而那些被认为不可靠、不会真心臣服于穿越团队的,则会被押回良乡,扔到苦役营去服刑。

    委员会的这第二封电报一到,曾、黄等人的疑问也就随之释然。大家一边按照电报中的安排交接工作,一边为曾、黄二人做回程的准备。

    第二天一早,曾志林和黄海带着三营的一个连,以及游骑兵小队和“狼牙”中队,押解着包括叛乱的组织者高恍、沈冲等人在内的被俘获的叛军,离开海边前往盐场,准备与那里的谢天汇合,一起回良乡参加委员会扩大会议,并将被俘获的叛军交由军事部处理。而辛飞宇则率领三营剩下的部队(一个连又一个排),以及一个骑兵连留在的原地,保护仍在这里进行工作的黄山、袁爱国等人,并负责看押重新被赶回他们原来被囚之处的海盗俘虏及其家眷――经过八连叛乱那一战,这些海盗只剩下原来的三分之二左右,而且对“飞龙军”的态度也变得比之前要顺服得多,这也算是“飞龙军”从叛乱中得到的,为数不多的一点好处。

    早上辰里末巳时初,海边营地门口处热闹非常。辛飞宇、袁爱国领着一众兄弟,以及留守的亲卫、警卫部队指挥员、船工代表等,为即将出发的曾志林、黄海二人送行――曾、黄二人不过是回良乡开会,原本不必如此隆重的送行,但刚刚经历了前天晚上那一场大变故,大家的关系比之前又更进了一步,因此在辛飞宇的提议下,还是举行了这么一个送行的仪式。一来是祝曾、黄二人一路顺风,二来也是大家在经历大变故后的一种放松。

    众人在营地门口说了一会儿话,眼见时间已经到了,大家还有五十里路要走,因此曾志林在与辛飞宇又聊了两句后,便把话锋一转,对着大家说道:“好了,时候不早了,兄弟和十二哥还要在天黑前赶到盐场,大家就此别过吧。”

    “是啊,是啊。”黄海也附和道,“我们两个开完会很快就要回来,到时候咱们有的是时间聊天,我和老二十六这就出发了,大家都请回吧。”

    众兄弟闻言又道了几声珍重,这才与曾、黄二人挥手告别。曾、黄二人谢过诸位兄弟,转身走向自己的车马。

    与曾志林在“飞龙军”中当职多年,早就养成了骑马的习惯不同,之前一直在保卫部工作的黄海因为工作的范围大多数都只限于宅院之内,所以平时很少骑马,骑术上面远不如曾志林娴熟,出门的时候通常都是坐马车的――科技部制造出前世西洋风格的四轮马车后,其舒适度比中国传统两轮马车强得多,黄海就更加倾向于出行坐车了。

    黄海来到自己的马车旁边,一个下人打扮的仆从立即走上前,伸手将马车的车门打开,满脸带笑的说道:“十二爷请上车。”

    黄海见状忙站住脚步,对他说道:“何伯您是黄某请来的船把式,黄某怎敢让您老为我开车门。”

    那被称做何伯的下人闻言,连忙摆手道:“小老儿蒙十二爷大恩,先是救了小女,保了她的清白,而且为这事还差点被那个杀千刀的向博通害了性命。后又不嫌弃小老儿海盗家眷的身份,让小老儿干老本行,当上了这大福船的船老大,还答应小老儿会尽力让小老儿被带到‘塘沽盐场’看押的儿子转到海边的营地看押,让小老儿一家团圆。十二爷可以说是小老儿以及小老儿全家的大恩人,小老儿莫说是为十二爷开车门,就是做牛做马也是应该的。”

    黄海听了摆摆手,说道:“何伯言重了。无论是出手救令媛,还是让何伯您进船队当船老大,亦或是把您的儿子从盐场那边转到海边来,都不过是举手之劳,哪敢当‘大恩人’这三个字。至于说那向博通叛乱嘛,看似是因为黄某不但坏了他弟弟的‘好事’,而且还要以此为由严厉处罚他的弟弟,他为了救他的弟弟,这才铤而走险,与几名心腹亲信密谋叛乱。可实际上向博通这种人野心是非常大的,平时因为没有合适的机会,所以他们并没有表现出这种野心。而向博远因违犯军纪被抓起来却制造了一个合适的机会,给了向博通一个发动叛乱的借口。

    以向博通的性格,黄某敢断言,即便他这次没有发动叛乱,那么有朝一日得到了类似的机会,他绝对会借机而动,为实现自己的野心而干出类似的事。而到那时,他很可能会有更高的职衔、统领更多的兵马。那样一来,要想平定他的叛乱恐怕需要付出的代价会更大。

    况且,如果没有何伯您的帮助,说动了一批船把式和水手为黄某驾船,黄某和众兄弟又怎能将那三条大福船开到海上。从这一方面来说,何伯您也是黄某的救命恩人。”

    那何伯闻言自然是连称不敢当,并坚持要为黄海开车门。黄海见状,知道再要和这位何伯谦让的话,出发的行程就会受到影响,连忙摆手道:“时间不早,黄某该出发了。有什么话,待黄某回来之后再说也不迟。,”

    见黄海这么说,何伯怕耽误了对方的行程,也就不再像刚才那样执意要为黄海开车门,而是退到一边,满脸感激与恭敬的站在那里,直到黄海坐进马车并走远后才直起身,返回自己的住处。

    当天下午,曾、黄二人一行抵达“塘沽盐场”。二人与谢天汇合后,于第二天继续上咱,往良乡而行,并在阴历腊月十二这天回到了“飞龙寨”。

    ; ( 新宋英烈 http://www.xshangshu.com/0/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xshang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