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白之月(下)

文 / 嗷星小领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readx;?深夜,一片寂静中。^

    .

    天空之上,浮云之侧,有一个身影静默地俯瞰着脚下的城市,他手捧着笔记和羽毛笔,沉默地记录着。

    在星见之眼中,倒映着无穷的星辰。

    在他身后,云气无声凝聚成一个隐约的侧影:“科赫大师,情况如何?”

    “一切正常。”

    科赫大师手中的笔记扯下一页递给他:“违反圣城的命令,因为私斗牵连到当地人的乐师,一共十九个。”

    “自以为是的小孩真不少啊。”

    云气人影接过笔记看了一眼,点头:“在静默机关的眼皮子下面耍滑头?不讲规矩可是要吃苦头的。”

    科赫大师依旧俯瞰着脚下的城市,当午夜的钟声响起时,他的记录终于停止。

    笔记上,是一个个名字。

    截止与昨夜凌晨十二点,最后一名参加者叶清玄抵达之后,目前在奥斯维辛,一共有一百六十名参加试炼的乐师。

    在这群平均年龄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之中,有二十名以上的共鸣级乐师,而其他的也早已经浸淫多年乐理。

    他们是每个学院中的精英,各个学派中的后起之秀……

    托雷·豪泽、山缪、卡斯帕·豪泽、柯尔特·弗拉格、叶清玄、巴洛、亚丽安娜、瑞贝卡……

    在月光之下,科赫大师从那一行行名字上扫过。

    或许,未来在这些人之中,将诞生新的乐师之王。

    注定光芒万丈。

    -

    翌日清晨

    奥斯维辛的正中心。

    倘若从天空中俯瞰的话,在环形的奥斯维辛聚集区中,正中央却有一个大洞,凄厉的裂口像是大地上长出的眼瞳。在凝视着天穹。

    眼瞳之中,是无尽的漆黑和幽暗。

    根据学着的调查,整个奥斯维辛都建筑在一个复杂的脆弱地质岩层上。可以说稍有地震就会发生连锁灾害,搞不好的话。这个裂口一旦扩大,恐怕连整个聚集区都要被吞进去。

    在裂口的周边,依稀可以分辨出一些锈蚀的巨大机械。还有残缺的巨大升降机。

    这是链锯修士会援助给罗慕路斯人的开掘设备,正是通过这些东西,才能够进入位于奥斯维辛之下的矿井。

    只不过,在发现地下遗迹之后,这里便被废弃掉了。

    只有伤痕一样的裂口残留下来。

    清晨时分,天色还未曾全亮。乐师们聚集在这里,等待着穿过矿井,进入遗迹。

    当然,他们手中或多或少的都抓着一份来历不明的地图,或者说倒了不知道多少手的矿井线路图……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也就二三百块,买来没用也可以拿来做个纪念品嘛。

    很快,监管整个试炼的大师们出现,将十几名违反了规矩的乐师当众带走之后,试炼正式开始。

    被封存着的矿洞入口打开。

    有的人直接靠飞的。有的人攀爬向下,有的人召唤出具有飞行能力的幻兽,眼看着大家各展奇能地进入其中。叶清玄却不慌不忙地排队等着升降平台。

    升降平台是以前残留下来的设备,每天运送那些矿工和重型机械进出,足足有数十个平方大小,一次运下去几十人外带他们的行礼不成问题。

    在旁边,原本想要召唤出狮鹫直接飞下去的巴洛一脸不爽,但碍于约定,又不得不乖乖地听叶清玄的指挥。

    “犯不着刚开始就浪费力气,刚开始呢,吸引眼球只会被当做公敌吧?下了井之后。圣城可不会再管什么你死我活……”

    叶清玄背着包裹走在最前面,和其他轻装简行的人比起来。简直像是蜗牛。

    山缪看到自己的那个巨大包裹,神情也有些泛苦:“这么多东西。真有必要么?”

    叶清玄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多东西我希望没有用到的必要,但用到的时候,你会庆幸带着他的。”

    山缪叹了口气,乖乖地背上沉重的包裹,走上升降机,随着轰鸣一起落进黑暗的深处去。

    紧接着,一声轰鸣从脚下响起。

    刺目的红光从黑暗之中亮起。

    有火焰,在燃烧。

    惨叫声扩散……

    -

    在矿井入口远处,来自东方的中年人双手笼在袖子中,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场闹剧,不发一语。在他身边,几个白发的少年少女跃跃欲试,可却碍与师命,只能乖乖地呆在原地。

    “先生,我们真得要袖手旁观么?”有人低声问。

    “莫非命也,顺受其正,是故知命者不立乎岩墙之下。”

    胡先生拍了拍少年的肩膀,依旧八风不动:“这里毕竟不是东方,我们也并非是此地之人。有些事情太过复杂,搀和进去不美,但看看无妨……”

    他停顿了一下,看着那个白发少年的身影沉入矿井之中:

    “——看看就好。”

    -

    最开始的时候混乱起于口角。

    有人说,是两名抢夺升降机位置的乐师被挤在了一块,其中一个人不小心摸了另一个人的胸。但另一个说法是这两人当众激吻,闪瞎了旁边单身汉的狗眼,还有人说这两个人早有奸情,也有人觉得这是一个策划了很久的阴谋。

    总之,这件事传出了很多八卦版本。

    反正最后的结果是:打起来了。

    大打出手!

    这就导致了……其他人也被卷入了其中。

    最开始,叶清玄看到升降平台的下方迸射出了火光和轰鸣。就在第一批下矿井的乐师中,有人骤然唤醒了封存在乐器中的乐章,于是,以太幻化成烈火,呼啸而来。

    在人群的正中心,轰然爆发!

    一阵剧烈的震荡。升降平台疯狂摇晃起来,钢缆紧绷,抽打着空气从叶清玄的头顶扫过。发出空气被抽破的爆响。

    紧接着,巨震再度迸发。人群惊叫。升降平台开始肉眼可见的倾斜。

    刺耳尖锐的钢铁扭曲声中,升降梯地步的六根钢柱已经断裂了三根,剩下的三根已经在乐章的余波之下扭曲的不成样子。

    而就在矿井之下,混战已经蔓延到无法遏制的程度。

    彼此作为竞争者,本来就没有请客吃饭、赏月绣花的闲情雅致,此刻翻脸动手,你死我活根本就是家常便饭。

    对于有些乐师来说,这样弱肉强食的残忍争斗才人间的正理!

    于是。毫不犹豫,争斗进一步的白热了起来。

    在叶清玄的观测之中,下方那一片火光不断迸射的混乱黑暗中,至少有数十道以太波澜此起彼伏的迸发。也就是说……至少有几十个乐师参与到这一场混战之中。

    在其中,大部分人都意图自保,给自己先套上层层防御。紧接着……就可以开始搞别人了!

    瞬时间,缄默之眼至少观测到了六种不同乐章的反应:先声夺人的鸣奏曲、打开局面徐徐图纸的序曲、几个乐师联手发动的交响诗、协奏曲、以爆发力惊人出名的狂想曲……

    高亢尖锐的声音彼此交错在一起,变成了谁都无法辨认出的混乱噪音。可在噪音中,暴乱的以太遵循乐理的引导,呼啸而来。演绎出毁灭之声。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剧烈的气压从井底的黑暗中逆流冲上天空,压得叶清玄眼前一黑。

    这一次他总算没有闲心去继续观察别人的情况了——因为强弩之末的升降平台终于彻底倾倒坍塌了!

    乐师们各展其能纷纷逃出这一艘沉船。也有更多的人比较倒霉,没有实现准备过应对这样情况的乐章,而从头演奏乐章又来不及,只能抓紧身旁的乐师或者其他设备,然后用最后的时间祈祷。

    而叶清玄只觉得脚下一晃的同时,后领便被人抓了起来。

    他感觉到头顶的空气一阵爆响,沉重的风声呼啸而过。一只展翅足足有数米宽的狮鹫已经从虚空中浮现,尖唳一声,展翅高飞。

    它那利爪灵巧如人手。勾动挑起了叶清玄的后领,紧接着一把抓住了他的腰部。另一只手上抓着还没反应过来的米勒。

    而就在狮鹫宽阔的背脊上,正是巴洛和山缪。

    眼看到叶清玄狼狈的样子。巴洛就幸灾乐祸的冷哼了一声:“刚刚谁跟我说省力气最好了……哎呦卧槽!”

    后半句话是被吓的。

    黑暗中,有铁光宛如暴雨逆卷而上。

    在凄厉的笛声中,有无数铁棱凭空凝聚,如同雨水一般泼洒向了四周。有意无意的,那些呼啸而来的铁光将狮鹫躲避的余地全部封死了。

    “我早说过了……”

    叶清玄叹了口气,启动了戒指上的护盾,做好冲击准备。

    在阿瓦隆混了这么长时间,叶清玄被雷劈了这么多次,依旧喜欢装逼,乐此不疲。但夜路走多了至少有一点心得:

    大家都倒霉的时候,就你这么一个人威风霸气……你说不搞你,搞谁?

    “哥们别打脸!”

    他只来得及抬起手,挡在面前。

    铁光暴雨呼啸而来。

    狮鹫刚刚被召唤而出,巴洛无暇分心控制其他乐章,只来得及尖叫:“山缪!你还干看着么!”

    “这是终、终于……要干架了?”

    山缪终于反应过来,惊喜地都快结巴了:“你早说呀!”

    漫天铁棱还没来,狮鹫就骤然突兀地发出一声惨叫,高度骤然下降了数十米。就好像是被无形的铁锤敲在了脑门上。

    因为‘铜山’轰鸣!

    那宏伟而狂乱的旋律骤然迸发,延续着乐理,演化公式,牵连着以太剧烈动荡,紧接着,骤然有赤红之风凭空浮现。

    赤红色的风化作龙卷,纵贯天上和地下,如同狂舞的蛇。

    就在那龙卷的核心之中,山缪的眼眸被火焰点燃,释放出熔岩一般的光芒,狂风席卷向四面八方。这不是什么乐章的效果,只是前奏而已。

    这是……

    -

    双更完毕~学着艾尔莎伸手要月票~(未完待续。)="">="">="">="r">="r">="r">=""> ( 机械王庭 http://www.xshangshu.com/107/10752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xshang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