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1章斩道

文 / 老鹰吃小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cpa300_4;    方平身躯微微一颤。

    下一刻,方平落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中。

    方平收敛了全部气息,动静极小。

    以前,进入强者的本源大道,他自己不知道情况,有时候也顾不得许多,完全没考虑过什么。

    至于在本源大道中收敛气息,他压根没想过。

    可这一次,他做到了。

    系统,在这也是可以用的

    系统好像和身体无关,而是在意识当中,所以他意识在这,系统也就在这。

    财富71亿点

    气血219999卡219999卡

    精神9955赫10455赫9955赫不可切割

    破灭之力85元85元

    本源一段增幅930

    储物空间10000立方米

    能量屏障1点分钟3,1000点分钟

    气息模拟10点分钟2,1000点分钟

    本源详析1000万1亿点次5000万点分钟

    这一次,方平看到了一点不同之处。

    本源详析一行,多了一点数字,在这,消耗财富值的具体标准。

    5000万点一分钟

    方平龇牙咧嘴,真贵

    消耗这么大,他也不敢浪费,待会还不知道要待多久,而且夜长梦多,命王一旦发现别人入侵了,很麻烦的

    方平收敛了气息,身体漂浮,此刻环顾四周,总算知道自己在哪了。

    本源大道和本源世界的接口处。

    后方,便是命王的本源世界,前方,是一条很长的大道,帝级都有万米长,20里,不算短了。

    “斩本源世界还是本源大道”

    这时候,脑海中响起了姚成军的声音。

    不是人人都和苍猫一样,本源世界就是本源大道的。

    正常情况下,本源世界才是战斗的地方,本源大道则是让自己强大的根本。

    方平回头看了一眼命王的本源世界,命王的本源世界不算大,但是感觉很厚重,方平未必可以打破。

    “斩本源大道”

    “他的本源大道很大可能存在大破绽祁幻羽的道和他的大道衔接处,我不信他也会归一道,可以融合”

    方平这话一出,其他三人都认同。

    命王的道,有问题。

    他的缺陷,几乎很明显了。

    续接了别人的道,无论如何,都不会有自己的道路那么畅通的。

    “走”

    方平脑海中说着,开始飘浮前行。

    这是命王的道

    很宽,千米宽左右

    这是方平进入的第二位帝级强者大道,第一位是老张。

    命王的道,不比老张那么宽,可千米宽不算狭窄了。

    祁幻羽这位绝顶九品,本源大道也就百米宽。

    方平斩杀的几位真神,也都远不如命王。

    不得不承认,命王天资还是绝顶的。

    若不是如此,命王也算后起之秀,也不会短短几百年就走到了这一步,命王成为天命殿殿主,也才300年左右。

    命王的大道,一踏入,方平就感觉到了不同。

    两侧,万民跪伏。

    叩拜

    宽达千米的道路,中央是御道模样的大道,两侧,无数地窟袍服的民众在叩拜。

    帝王

    皇者

    至高无上

    当方平踏入大道中央,心中陡然升起这样的念头,就是突如其来,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我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没看到命王的一些记忆,只有这些意志在冲击着方平。

    方平有些没想到,命王的本源道居然也是类似这种人皇道的大道。

    和张涛的略微有些不同,和方平的也有些不同。

    方平、张涛、命王,他们三人的本源道中都有人存在。

    方平的本源道中,很多熟人,他们如今都在本源道中生活,开辟道路。

    没有什么主次之分,没有什么臣服叩拜一说,方平也没想过这茬。

    张涛的大道,虽然上次只是惊鸿一瞥,不过方平也看到了大道两侧都是人,没有叩拜,都是站着的,不过崇拜的眼神方平倒是有些印象。

    张涛,人王。

    命王也许也算人王

    或者仙王

    如果地窟人类自称为仙的话

    方平这时候,无端端想起了黎渚,这家伙的大道,又是什么样的

    他也是地窟王庭之主,当年也受天植王庭万民敬仰。

    难道黎渚的道,也是如此

    大道中,有些低微的声音传来。

    “一统神陆”

    “为王贺”

    “”

    万民都在叩拜,都在道贺,为命王贺,恭贺他一统神陆。

    前面几千米,几乎都是这样的场景,这样的声音。

    走到后面,渐渐有些变化了。

    人少了

    大概在5000米左右,虚空中有声音传来。

    “你让本王臣服你你有何资格让本王臣服与你”

    “王你还不够资格上古八王,天王级强者才敢自称为王,真神无数,天王几人,井中之蛙,不知天高地厚”

    “你是谁”

    “天界,艮王”

    “”

    虚空中,两道人影呈现。

    一人是命王,一人是艮王。

    方平有些意外,这么说,命王的道,走到了这时候,艮王才出现的。

    5000米大概是命王成为真王殿殿主的时候吧

    他成殿主,没现在这么强。

    这些片段,一闪而逝。

    很快,方平继续往前走,又看到了截然不同的一幕。

    “羽儿为父要变强天界三界天庭八王”

    虚空中,命王喃喃自语,仰望星空。

    他要变强

    他成真王之时,觉得神陆一统,便是至高理想,他走出5000米之时,觉得自己已经可以匹敌任何强者,诸天万界,妖皇、二王也不见得比他强多少。

    可那一日,他遭遇了艮王。

    那一日,他才知道,天外有天,他还太弱

    也是那一日,他改变了想法,一统神陆

    不,一统三界

    他要成皇

    可他没这个实力,他发现自己太弱了,他没有艮王强,何止是没有他强,艮王三招打的他金身龟裂,冷漠地看着他,问他“臣服还是死亡”

    他选择了臣服

    他的大业还没完成,雄心壮志还没完成,岂能死亡。

    可他不甘心

    于是,那一日他有了决定,根据多年前的一次机缘所述,他要找一位血缘亲人,培养他成道,成大道,走他的大道,续接自己的大道

    只有如此,他才能迅速成为艮王口中的帝级

    本源道,越往后走越难

    当他走到了6000米之后,几乎是龟速前行。

    走第二条大道,终归不是一条道。

    张涛他们知道增幅小,他也清晰的知道,走再远,都未必能成帝,除非第二条道走到了万米。

    可如果两条道合一呢

    “”

    一幕幕过往,映入方平眼帘。

    命王,也有自己的心路变化。

    他的志向变了

    不再是统一神陆,目标三界

    当方平走到了6000米左右,他看到了既然不同的一幕。

    这还是第一次在一位强者大道中,看到不同的场景。

    后面的道居然更宽了

    2000米左右

    “拜见命皇”

    “三界一统,为皇贺”

    “”

    道路两侧,再次出现了一些人,此刻,这些人叩拜,哪怕只是虚影,给人的感觉也是强大无比。

    方平意外的不行,命王到了这时候,居然想着统一三界了。

    自己加冕为皇

    这家伙真行

    不过不得不承认,当他的志向变大了,他的本源道居然变宽了,这也是极其让人意外的事。

    “命王的本源道,能增幅多少”

    方平此刻有些念头产生,命王之前没续接祁幻羽的大道,好像也具备帝级战力,若不是如此,他也没资格和天妖王这些帝级平起平坐。

    都说命王有后手,有特殊能耐,难道就是指这个

    方平本源道宽3000米,增幅30。

    难道命王还有额外的20增幅

    若是如此,倒是可以说得通,他为何有底气嚣张了。

    他自己的道,走出了接近8000米的样子,增幅70。

    宽2000米,增幅20。

    第二条道,走出了恐怕不下3000米,哪怕减半削弱,那也有15的增幅了。

    所以说,命王其实已经达到了帝级的增幅

    他之前就已经算是帝级

    “不过他的道有点诡异,前面居然没有后面宽”

    方平有些糊涂,也搞不懂是不是这样的增幅。

    若是人人宽向都能增幅的话,那老张这边

    “老张宽万米,增幅都有100了,那他是不是压根没走多远的道”

    方平一直觉得,老张那么强,恐怕是自己上次没看到头,他上次看的只有万米左右。

    到了这一战,老张战力堪比三十六圣,那代表超过8万米了。

    可老张真的走了8万米的大道

    未必吧

    也许和他走的宽有关

    他的战力增幅,其实和方平有些相似,老张本源道真正走出去恐怕没想象的那么远,这老头子可能也在藏拙。

    和方平一样,对外宣扬自己一日走出了800米。

    “很有可能,这老头子阴险的很,搞不好撑死了走出了两三万米”

    方平心中嘀咕,可能性极大

    本源道走的哪有那么快

    拓宽也难,可老张的归一道,一直在融合其他的道,也许这就是他拓宽的资本。

    “圣人,增幅最少27倍,老张走了3万米的话,22倍,要是万米宽增幅100,那就是32倍,很有可能就是如此”

    32倍看起来比圣人要强,可别忘了,道路走的长,自身基础会变强的。

    老张的基础也许没有那么高,因为他走的不如别人远,可他横向走的宽,将这种缺陷遮掩了,别人没发现。

    “如此一来的话,老张未来前途很高啊”

    方平一边前行,一边感慨。

    现在走的短,其实代表前景更大。

    当所有人都走不下去的时候,你还可以走,那只需要时间,你就可以超越所有人。

    方平想着这些,愈加感慨了,老张和自己很像嘛。

    两人对外表现,那都是本源道走的很远,可实际上,大概也就自己知道自己有多弱了,本源走的没几步远。

    7000米,8000米

    当方平继续前行,很快,他知道自己到地方了

    前方,场景愈加诡异起来。

    好像两个不同的世界,嫁接到了一起。

    2000米的道路,再次狭窄了起来。

    前方的路,只有千米不到的宽度。

    这是祁幻羽的道,可又不同,这其实也是命王自己修炼出来的,所以比祁幻羽的要宽,要长。

    两条大道,在这聚合了

    方平急忙上前查看了起来,微微蹙眉,两条道好像完美连接到了一起。

    他原以为这样的拼合,会有缝隙的。

    没有缝隙他们几个能斩断命王的帝级大道吗

    “怎么办”

    方平看着前方变狭窄的道路,有些无奈,现在开始行动吗

    他不动就算了,一动,命王必然会发现的。

    一旦第一招无法重创命王,想杀命王几乎不可能。

    “要不试试吧这里是两条道的汇聚点,不会一点缝隙没有,也许我们出手,就能斩断他的大道”

    “或者去5000米那个地界,那地方,艮王出现,也让他的道变幻了一下,也许也存在薄弱点。”

    几人的意识不断商量,这事不能大意。

    一旦失败,恐怕就没机会了。

    方平眼神闪烁了一下,迅速道“也许还有机会,前面的道,是祁幻羽的道也许我可以尝试着将祁幻羽召唤出来”

    方平心中微动,也许真的可以

    祁幻羽自我崩碎大道死亡了,可他的本源道还在,未必不可以出现在这的。

    “那家伙骄傲无比,哪怕死,也要自己死在自己手上,现在他的道,被命王续接了,真的能忍受吗如此一来,那才是生不如死,一辈子生活在别人的本源世界中”

    方平想到就去做,下一刻,踏入了那条狭窄的道路。

    “祁幻羽”

    方平声音缥缈,小声低呼,他也是心惊胆战,别把命王弄醒了

    还有,这里真的存在祁幻羽吗

    这种事,他也是第一次遇到。

    外界。

    命王微微蹙眉,总觉得心里不太舒服。

    此刻,战王还在破口大骂,这让命王愈加的不舒服起来。

    他不舒服,不远处,一直低调的莫问剑也是眼神闪烁。

    刚刚好像察觉到了什么

    “谁在窥探我”

    “难道暗中还有强者”

    莫问剑环顾四方,他刚刚也察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气机内敛起来,难道今日还有意外发生

    还是说天坟中有人在窥探他

    莫问剑愈加小心了

    那种窥探,好像有些直至本心,甚至感觉是本源在外泄。

    “苍猫吗”

    莫问剑忽然想到了苍猫,苍猫在哪

    这一次,苍猫好像一直没现身,难道去睡觉了

    不对吧

    苍猫这样的战力,方平和张涛不可能不利用上的。

    “这天坟难道是苍猫弄出来的”

    莫问剑念头一闪而逝,没敢深想,深想容易被苍猫感应到。

    “张涛应该还有后手那些时日,神神秘秘消失了一段时间,其他绝巅都消失了,也许和此地的天坟有关”

    莫问剑眼神再度闪烁,今日的变故,恐怕还没结束。

    待会,也许还会有变故发生。

    就在他想这些的时候,远处,镇天王看着命王这些人步步紧逼,忽然道“莫问剑,老夫对你也算有恩,今日该还人情了”

    莫问剑沉默。

    镇天王低沉道“老夫不管你算计如何,此次不救人,休怪老夫坏你计划”

    “镇天王何必苦苦相逼。”

    莫问剑淡淡应了一声。

    “苦苦相逼”

    镇天王冷哼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既然欠了老夫人情,让你还,你就得还别以为隐藏点实力,就敢和老夫叫板天外天当年算计你的人不少,老夫要求不多,天外天的人敢参战,你杀了便是”

    天外天诸帝不参战,命王真的敢带着地窟强者放手一搏

    此刻,镇天王也只能如此了

    莫问剑,有实力挡住天外天。

    莫问剑再次沉默片刻,踏出一步,看向平育天帝几人,淡淡道“本座欠了镇天王人情,诸位退吧”

    “莫问剑”

    平育天帝脸色不好看,刚说完,一道剑气在他面颊前荡开,平育天帝身上金光一闪,片刻后,所有人看到了震撼的一幕。

    接近圣人级实力的平育天帝,此刻脸上多了道血痕,血流不止

    “退还是不退”

    莫问剑依旧淡漠,“不退,你们死”

    天外天的帝尊们,都是怒不可遏,却也忌惮不已。

    下一刻,平育天帝深吸一口气,看向命王道“魔帝交给我们了”

    命王心中大骂,魔帝压根没准备出手

    什么叫交给你们了

    可此刻,他也很无奈。

    魔帝出手,天外天的帝尊们不敢参战,如此一来,事情就麻烦了

    艮王被拖住了

    天外天帝尊也是。

    坤王和巽王、天极三人还在争夺神器,看样子都不准备放弃,显然没有现在插手的意思。

    黎渚这家伙冷眼旁观,好像事不关己,巴不得他们死战到最后,显然也不会这时候插手。

    月灵正在和三位护教交手,天魁圣人此刻只关心天坟,海中的镇海使也是如此,没管他们。

    看了看自己身边的诸位强者,命王微微吐了口气。

    还行

    他、万妖王、天妖王、霍桐山帝尊、罗浮山帝尊都在,足足5位帝尊了

    罗浮山的那位,实力都接近圣人级了,甚至干脆就是圣人级,也算强大。

    命王此刻迅速传音道“罗浮帝尊对付龙变,霍桐帝尊对付公涓子,万妖王和天妖王对付玄季帝尊、战王、雷王、龙帝,如何”

    万妖王和天妖王实力都不弱,战王、雷王两人联手恐怕也就匹敌一人,龙帝毕竟只是外援,都未必会继续参战。

    命王如此安排,也不算强人所难。

    几位帝尊微不可见地点点头,这个可以。

    北海这些人,未必会继续参战的,事到如今,局势已经很明显了。

    命王再次传音道“就算有损失,这次也要灭了武王这些人消耗巨大,伤势都极重,不足为虑一位妖王配合一位真王,都以二敌一,不要和桦王这些人死战,他们也不会死战到底,关键时刻必然会逃离

    桦王他们一走,我们便是以三敌一,只要自己不乱,灭杀了复生之地真王,我们不会有大损失”

    命王也看得清局势

    龙帝这些强者不会死战到底的,桦王也是。

    只要有人拖着,他们不会拼死,除了龙变这边有些危险。

    人类一方,剩下的绝巅没多少,刚刚30出头。

    战力比,都有3比1了,小心一些,不会出大问题的。

    众人都默默听着,没人质疑。

    命王的安排,还算安全,而且命王无人牵制,以他的实力,也足以给大家带来保障。

    这一刻,人类也感受到了危机和命王这些人的决心。

    张涛心中叹息,没想到到了陷阱门口了,居然进不去,这次有些失策了。

    关键还是在于命王这边,对人类必杀之心超乎他的预料。

    损失近半的地窟,到现在居然还有这样的凝聚力。

    “姬命”

    张涛低声呓语,手中血刀再出,那就再战一次,战到最后吧

    至于其他人,张涛背负一只手,轻轻摆了摆,别参战了

    今日,让我独战一场

    张涛踏前一步,眼露决绝之意,低喝道“姬命,你想杀我那就来吧”

    命王哈哈大笑

    也好,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笑着笑着,命王忽然有些不安,捂着胸口,笑声渐渐敛去,微微蹙眉,这不舒服越来越明显了

    开什么玩笑,自己可是帝尊级强者,会生病

    张涛却是眼神一亮,什么情况

    这家伙出问题了

    难道是续接大道有了问题

    “姬命,纳命来今日我独战姬命,谁也不许插手”

    张涛暴喝,手持血刀,迅速杀出

    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趁他病要他命再说

    命王皱眉,有心想查探一下,可此刻哪怕张涛重伤,他也不会小觑,只好全力迎战

    与此同时。

    通道中。

    真的出现了祁幻羽的幻影。

    方平有些惊讶,祁幻羽好像也有些茫然。

    祁幻羽出现的一刻,命王续接的大道,好像有些轰鸣,吓了方平一跳,生怕命王这时候出现了。

    好在没有

    “祁幻羽”

    方平喊了一声,幻影没有什么波动。

    方平想了想,迅速道“姬瑶被杀了,姬鸿被杀了,命王为了洗刷耻辱,杀了他们全部,我想保,没保住,你的道被续接了,命王成帝了,太强大”

    幻影微微波动了一下,好像有些反应了。

    “真的,现在想报仇,唯有断了命王续接的道,才有办法你的道,你自己居然不能做主,反而被命王利用,成了杀人的利器,还杀了你儿子和孙女祁幻羽,你死的甘心吗”

    “你自己临死都不愿意服输,还要保你孙女,现在呢现在你自己成了杀你孙女的真凶”

    这一刻,祁幻羽陡然睁眼

    幻影,好像真实了一点。

    “瑶儿死了”

    “是的”

    祁幻羽的幻影颤动了一下,好久好久以前,当他对未来失去了希望的那一刻,那一声“爷爷”让他对人生又充满了希望。

    现在死了

    死在了自己的大道之下

    “道我的”

    “我的道我做主”

    祁幻羽的幻影,好像只有一丝残念存在,意识有些混乱,却依旧表达出了意思。

    方平连忙道“不错,就该炸了自己的道,哪能让别人用”

    此刻,老王三人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这家伙真黑心,天天忽悠死人

    方平忽悠死人的事,这都不是第一次了。

    大道颤动

    续接的大道,好像随着幻影波动而颤动,越来越剧烈

    方平见状大喜过望,自己居然真的做到了

    太厉害了

    下一刻,方平手中呈现出斩神刀,身体一抖,老王三人出现。

    “快,你们去破坏他的道我在这斩断了这续接的大道”

    方平一声低喝,眼看着两条道连接点出现了缝隙,愈加狂喜

    他不能等祁幻羽自我毁灭了,他怕命王很快就要发现。

    所以此刻,他得自己出手斩断了这条续接的道。

    轰隆隆

    大道轰鸣,前路颤动。

    老王三人,都是佩戴神器,迅速朝来路赶去,等待方平出刀,他们也迅速制造破坏。

    “咔嚓”

    微弱的断裂声响起,方平感受到了一些不寻常,也等不及了。

    “斩”

    方平一声暴吼,此刻,隐藏没必要了,动静这么大,命王必然发现了

    老子今日要斩帝

    “断啊”

    方平手中的斩神刀,这一刻爆发出剧烈无比的光芒,这一刻,他本源世界中那些人影纷纷飞出,纷纷融入长刀中。

    “断”

    “断”

    无数人在高声呐喊,斩断了这条道,斩断了才有希望

    轰隆

    长刀划破了世界,轰然落下

    在方平歇斯底里的暴喝声中,一刀斩落下去。

    宽达千米的连接点,本就出现了裂痕,这一刀沿着裂痕落下,几乎是一瞬间,咔嚓声陡然响起

    与此同时,前方的祁幻羽道路上,祁幻羽虚影凝实了一点,陡然看向方平,接着忽然苦笑道“老夫死了死了,还被你算计了一遭哎”

    话落,微微摇头,看着已经脱落的道路,看着刚刚凝现身体的命王赶到,忽然笑道“你可曾后悔”

    此刻,道路中,命王脸色惨白,没急着收拾方平,看向祁幻羽,淡淡道“不曾强者无情,你本就是为了为本王续道而存”

    “原来如此”

    一声叹息响起,下一刻,祁幻羽沿着脱落的大道朝尽头走去。

    “命王殿主师尊这辈子,终究是喊不出一声父亲了别了,我曾恨你现在不恨了”

    “哈哈哈”

    一声畅笑传出,脱落大道轰然崩裂,化为无数碎片,消失在了无尽的黑暗中

    这世界,祁幻羽唯一的一丝残存,彻底消散

    命王脸色再次一白,陡然看向方平,这一刻,发出了倾尽一切的怨毒声

    “方平,本王和你不死不休”

    轰隆隆

    此刻,其他地方也传来了爆鸣声

    命王却是不管那些了,他要杀了方平,杀了方平

    他居然被方平算计了

    道断了

    他不甘心

    他可以被武王击败,被强者击败,他无法容忍自己败在方平手中,败在蝼蚁手中

    “早就是不死不休,绿帽王,看刀”

    方平也是暴吼一声,挥刀便杀,八千米道的命王是强,可老子有神器,多少有点帮助

    待会等老王他们回来,联手杀你(全球高武..117117301)-- ( 全球高武 http://www.xshangshu.com/114/1141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xshang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