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等鱼儿上钩

文 / 麦芽糖会烂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楚倩儿如今半死不活的,只怕还给四姨娘,楚向天这个老狐狸也不会同意她找大夫来医治,更何况她如今的模样,只怕也医治不好了。”

    “所以容儿,你想怎么做?”楚域将汤碗放下,来了兴致,听楚笑容说下去。

    楚笑容看了楚域一眼,自己开始喝起汤来。

    “她要借着楚倩儿的手,拿到情报,借机将楚向天一打尽,届时,整个大好的江山不会落入无耻之徒手中。”尹毅年顺着楚笑容的话说了下去,还不忘吹一吹给她刚盛上的汤,深怕烫着了她。只是,这样如此温馨的时光不知道还能有多久,他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玉佩,最近他发现玉佩回在半夜微微的发烫。现在,他想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完成,身边的女人,楚笑容是他最舍不得的,何况她怀着两个小宝宝。一想到这里,他便更加忧愁了。

    宁怡看了他们一眼,突然发觉已经有好些天没有看见过庄千寻的人影了,便主忍不住问道:“大嫂,为何这几日一直不见那庄千寻啊?”

    听到庄千寻三个字,楚笑容拿着汤勺的手一抖,险些落了下来。是啊,说起来,她离开也已经好几日了,不知道她如今走到了哪里,是否快要回到不滇了。“她前些日子来找我,说是她母妃的祭日快到了,所以回了不滇去看看她的母妃,过不了多久,大概就会回来了。”

    楚笑容虽没有细说庄千寻为什么离开,可是这一个理由,用在宁怡身上,已经足够了。她不愿让宁怡知道这件事,至少现在,她还是希望宁怡对庄千寻的感情,依然是同对自己这般。

    “这庄千寻,走了也不同我说一声,之前也只是来看了我一眼,她该不会是生了我的气吧?可是也没理由啊,我这段时间可乖了,没有惹她生气。”宁怡拿着筷子,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自从在楚倩儿手上救出来后,她便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现在更是连一句再见也不肯说,真是不够朋友。

    楚笑容将面前的热汤碗朝宁怡推了推。“好了好了,知道你最乖了,喝口汤吧。现在大雪纷飞,若果千寻不提在回去,会耽误她母妃的拜祭。她身为女儿也是心急,没事的,还记得吗?我还欠她一个夫君,她不回来向我讨要,恐怕也嫁不出。哈哈哈——”

    “也是,毕竟回去不滇路途遥远,加上有可能遇上几天的风雪。”

    “你这肚子啊,如今都这么大了,还这样天天乱跑。三哥你也是,平日把宁怡看紧点,她这还有两个多月就得生了,不要让她再往外边跑了。”

    楚笑容看了一眼宁怡已经七个月大的肚子,又想到宁怡整日大大咧咧的性子,心里属实对她有些放心不下。

    楚域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容儿,你又不是不知道宁怡的性子,我就是将她锁在屋子里,她也会想方设法的跑出来,又哪里看的住?”

    “哪有你们说的这般严重,我母妃告诉我,她怀着我的时候,还每日去花园走动呢,我不过就是出了个府,你们说的这般严重,小心我回府就躺在床榻上不来了。”

    宁怡有些不开心楚笑容和楚域二人的轮番教育,只能噘嘴撒娇。

    楚域拿她没有办法,只能打消了要将她锁在屋子里的念头。

    楚笑容宠溺一笑,余光瞥见了站在身后的红儿和清儿。她这才想起,自己一直说要替她们二人操办婚礼,却一直拖到了如今,这清儿都已经年过十七了,她本就不该再拖着她。

    “本答应了凌风,说要替他们操办婚礼,可是如今宁怡又临近生产了,这婚宴少了你也属实不太好,看来二人的婚期,还需要再延后了。”

    “等父皇生辰过后再替他们操办,如今不急。”

    “说到父皇生日,我倒想起来了,这一次还是去围场吗?如果是的话,这一次的狩猎我就不参与了,宁怡更加去不了,我去了,她在府中待不住,指定会乱跑。”楚域揉了揉宁怡的青丝,即便口中抱怨,可眼里的宠溺总是遮挡不住的。

    楚笑容半眯眼想了想,同意的点头。“的确是,宁怡如今挺着这么大的肚子,父皇一定不会勉强,虽然我没有去过围猎,可围场这么危险,宁怡还是留在府中。”

    宁怡听到大家都这么反对自己出门,小嘴撅的老高。“那大嫂你也不能去,围场那么危险,你要留在宫里,不,不如到府上陪着我好了。免得殿下不在,他身边的美人会使坏。”

    “宁怡,这件事情我已经同你大哥商量好了,如今没有几人知道我有身孕的事,若我和你大哥不去,那庄明加他们若是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到时候也阻止不了。”

    “我和你大哥会去,他会保护好我,只要你乖乖留在家里就好。”

    “容儿,去围场的旅途遥远,马车颠簸不堪,你何必要受这个罪?殿下怕是被你说了许久才说服的吧,否则他那个脾性,怎么会让你去?”楚域皱了皱眉,对这件事还是担忧。

    楚笑容淡淡一笑,不再说话,将这个话题带过。

    其实之前尹毅年是极力反对的,可是如今正是特殊时期,万一庄明加派人在去围场的路上对皇帝下手,那么她们就是心有余也力不足了。

    她跟尹毅年为了这件事磨了半个时辰,最后他才终于松口答应,不过条件是她全程待在他身边,有什么事她一定要第一时间让自己脱身。

    她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所以便答应了。

    宁怡也不是不懂事的,她知道围场危险,不会蛮横的要去纠结这个事情。

    今日,也不过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夜晚。

    围猎的日子还没有到,反倒是像楚笑容预测的那般,四姨娘找上门了。

    凌风过来禀报的时候,楚笑容正在换衣服,好在尹毅年眼疾手快的将门关上。“派人告诉她,我和太子妃今天不外见客,让她回去。”

    “是,属下这就去。”凌风得了命令,一溜烟的赶紧跑,深怕尹毅年出来吃人。

    楚笑容叹了口气,摸着自己的小腹说道“你们两个啊,可不能像你们爹这个脾气,阴晴不定的,会被别人嫌弃的。”

    尹毅年走过去一把抱住她的腰身,将头埋在她脖颈蹭了蹭,用痞里痞气的语气说道:“嫌弃?你嫌弃我了?”

    “不不不,我怎么敢嫌弃你。”楚笑容笑了笑,转过去反抱住他的腰身。

    他们二人,似乎完全忘了门外四姨娘的事情。

    “四姨娘恐怕将我们今日在三哥府上做客的事情都摸清楚了,不然,她也不会那么快就上门讨人了。”楚笑容淡淡的说着。

    “我们不是出宫故意在这里等她的吗?”

    “怎么我从来不知道你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我哪里有那么神?你不是跟楚域分析过她会来的吗?现在人就在外面了,真是中了你的话。”

    四姨娘本是来求他们夫妻二人的,可她却一直坐在马车里,仿佛自己十分高贵一般。

    “四姨娘,太子殿下和太子妃今日不会客,还请四姨娘请回吧。”凌风昂首挺胸的将尹毅年的话转述给四姨娘听。

    坐在马车里的四姨娘,听到这句话,狠狠地捏紧了拳头,眼里全是心狠。“楚笑容,算你狠,不会客?你将我女儿关起来,如今我来了,你却告诉我不会客?!若不是为了倩儿,这驸马府我连一步逗不想踏进来!”她松开拳头,想到重要的事情,便平复了一下心情,“劳烦凌大人告诉太子妃,就说我有事相求,她想知道些什么,我都能告诉她。”

    “四姨娘,你的话我会转达,不过殿下已经吩咐了,今日不会客,还请四姨娘明日再来吧。”凌风说完,也不等她还有什么话要说,就已经转身离开。

    无奈的四姨娘只能让马夫离开。既然如此,明天,只要能救出她的女儿,不惜一切代价,包括她现在拥有的......

    凌风在门外轻敲了两下,“殿下,四姨娘已经走了,按照殿下的吩咐,让她明天再来。”

    “很好。”很快,鱼儿便上钩。

    楚笑容很满意的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放长线钓大鱼,四姨娘为了楚倩儿,她明天一定会来的。而且她还会带来对我们有用的消息。”

    “一个母亲的心理,其实很好触摸,人嘛,都是有软肋的,只要抓住了对方的软肋,那,离我们的目的还会远吗?”

    “今晚还会宫吗?”

    “不远,我们回去看看父皇。”

    与楚域夫妻二人告别后,尹毅年将貂皮大衣将楚笑容里里外外的包得像粽子一样,只露出双眼。

    马车在积雪上经过,留下深深得车痕。

    尹毅年在书房收拾得时候,突然看见一封密函,什么时候在这里的?难道是他忘记看了,还是其他人走进来,他毫不知情?

    信中提到,唐大人密会六皇子。

    难道说是因为唐婉婉上次中毒的事情?心有不甘?

    ......

    只是这个唐婉婉爱吃香酥甜腻的点心,百吃不厌,御膳房和她身边贴身宫女知道她的口味,几乎天天都会为她准备几道她爱吃的甜点。

    尹毅年正想从唐婉婉的口中打探一二,却看见喜儿在准备甜品。“是位唐奉仪准备的吗?”

    “殿下。”

    突然身后响起了尹毅年的声音,宫女喜儿慌慌张张的低着头跪在地上,“回殿下的话,是的,自从唐奉仪醒后,心心念着殿下给她做过的甜点,所以奴婢和御膳房每天都变着花样来哄她开心。”

    “可以加点水果,这样就不会甜腻了。”

    “是,殿下。”

    喜儿听了尹毅年的建议,别出心裁,在酥点之中佐以新鲜瓜果,不但可解除油腻,还有淡淡的果香。

    唐婉婉原以为这种甜点是自己独创,哪知喜儿送来的这四样点心,件件精美别致,造型优美不说,更是透着一股果子的香气。

    她挨样尝了尝,只觉每一道都十分可口,不禁叹道:“这点心真是好吃,宫中的厨子心思倒也巧妙,居然想出这种用果肉做馅的新鲜花样。”

    喜儿抿唇笑道:“主子说错了,这点心虽然是厨子做出来的,可这法子却是殿下告诉奴婢的,主子要赞,应该夸赞殿下心思巧妙才是。”

    殿下?太子殿下?许久不见的人,还以为这辈子都不能再见了,此时此刻的唐奉仪,脑海中闪过某人的脸,一脸的愁容。

    她偷眼瞧着唐奉仪的脸色,不敢再多言,指挥着小宫女太监们收拾了桌上的盘碟食盒,对她行了个礼,便带着众人悄悄退出殿外,到安乐宫复命去了。

    唐奉仪坐在椅中生了一会儿闷气,又觉得自己实在可笑,她忽然想起一句话来,为他人犯的错而让自己生气的人,都是傻瓜。很明显,自己刚才就成了这样的一个傻瓜。

    她觉得自己也算得上是聪明醒目,怎么刚才喜儿提到太子殿下,就静不下心来,连脑子都变得不好使了。

    唐婉婉用头抚着额,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准备好好思考一下以后的路该怎么走。毕竟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太子殿下宠爱太子妃,二人终日形影不离,她一个大难不死的人,未必有太子妃那么好的恩宠。

    还有其他人,刚刚苏醒过来的她就开始算计着自己,这要是等到明天她真正的清醒了,只怕回等不到她想要的人。

    这可万万不成!

    自己可一定要想一条万全之策,既能与楚笑容和睦相处而又能让自己和小小心愿得偿,要想个什么法子才好呢?

    唐婉婉越想头越疼,索性站起身来,太子殿下和太子妃经常去看望易太妃,说不定可以拉近她与他之间的关系。

    轻轻推开内室的房门,一众宫女太监见了她都极是恭敬,规规矩矩地给她行礼,口中连称:“奉仪主子。”

    侯公公和玉瑾姑姑迎上前来,也笑着对她行了个礼,神态又是亲近又是恭谨,二人对她都感激无比,心中更是把她当成了太子殿下的女人,引着她来到易太妃的床前,玉瑾打起垂下的帐帘,让唐婉婉瞧着一他发的气色。(庶女妖娆:一品太子妃..125125444)-- ( 庶女妖娆:一品太子妃 http://www.xshangshu.com/121/12145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xshang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