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特殊雄士独!

文 / 浪漫青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深巷里飘来一股茶香。

    开冬的第一场雪就下得很大,鹅毛般的大雪飘飘洒洒,按理说,应该找一个客栈住下,但是没走多远,苏昂就嗅到一股特别沁人心脾的清茶香味。

    他带人从方青石铺成的街道上迂回几次,忽的看见一座淡雅阁楼构筑在绕河旁,阁楼的右侧矗立着一个牌匾,上面写着‘旱码头’三个大字。

    “旱码头?这里怎么叫做旱码头呢?”

    苏昂侧着头微微笑道。

    他的视线往上看去,透过洋洋的大雪,能看见阁楼上有一个人影。

    人影也在大雪之中,几乎被雪花给掩埋了,但茶香是从那里飘来的,经狂风吹袭而不散,看见苏昂等人,那人还抬起手里的茶盏,略微示意了一下。

    雪花从对方的胳膊上落下,但却进不了靠近他茶盏的三尺距离。

    苏昂也朝对方点点头,表示礼貌。

    旁边的何平凑过来,笑道:“回禀大人,这里是铁刹郡城的一家比较繁华的坊市,主要进行茶叶、丝绸,以及简牍的生意,因为繁华得就像是码头一样,所以叫做旱码头了。”

    想了想,又提醒道:“旱码头的人流量很大,所以有些比较大的院落,足够住下咱们所有的人马。大人,咱们是不是在这里住下?”

    苏昂想了想,点头同意了。

    因为争夺雄士豪杰名额的关系,他需要一个地方驻扎自己的全部人马,客栈的话,需要好几个院落,不适合戒备,所以肯定不行,买院落的话,也肯定犯不着了。

    当争夺过后,他要是成功了,就要去面见大王清,分配其它的职司;

    就算失败的话,他也是一县的雄士,肯定会有职司落在头上,而这个职司,不一样是在铁刹郡城。

    在这里置办产业,纯属浪费……

    “想在这里住下吗?”阁楼上的人突然笑了。

    苏昂刚刚点头,对方就抬手,请苏昂等阁楼一叙,苏昂带着人马进入楼下的门扉,才发现这座小小的阁楼,里面竟然是别有洞天。

    从外面看着很小,但是进去后,会发现门扉连着一条很宽很大的通道,旁边是楼梯,可以直接上去阁楼,继续往前走的话,就是一座座刷红漆的大门,有些是商铺,有些则是挂着‘栈’字,代表着是住宿的院落了。

    苏昂顺着楼梯上去,用不着招呼,士卒们就原地驻扎。

    季然对风不二使了个眼色,风不二就把楼梯给围拢了,剩下季然、小亭卒、百里戈、罗生,以及有大侠实力的秋落跟着上去。

    现在是雄士选拔的争夺里呢,他们不会让苏昂落了单。

    “可是苏子昂?”

    对方瞧了眼苏昂脸上的翠竹刺绘,站起来,积雪就从他的身上哗啦啦的掉下去了。

    只见这人的身高和苏昂仿佛,身材不瘦,也不胖,算是普通没有特色的身材了,但是这个人的长相……苏昂忍不住惊诧了,因为,他还没见过长相这么奇怪的人呢。

    不是难看,而是太有棱角了。

    这人的皮肤特别晶莹、光滑润泽,但是那张脸有棱有角,如果非要形容的话,就是仿佛这扑天的大雪里的每一朵雪花一样,棱角冰冷如刀,但却特别好看。

    “你是……”

    “鄙人姓雪,名安在。”

    雪安在伸手请苏昂坐下,看看苏昂,又看了眼苏昂身边的秋落,眯眼道:“寻找住处的事情倒是不急,需要寻找的话,旱码头又大把适合的住所,但是苏兄不一定需要呢。”

    try{content1;}catch(ex){}

    他话锋一转,盯着秋落道:“倒是苏兄好手段啊,刚进城就灭了慕容尊,还把慕容尊涂成了城门甬道里的红衣仕女图,硬生生吓退了雄士钱正,相信,以周坤为首的那群人,很快就要来找苏兄,想要和苏兄联手了。”

    联手?苏昂有些纳闷。

    他初来乍到,对现在的情况不怎么了解,当下也就不提:“我现在没打算和任何人联手,这么说吧,没弄清楚具体的情况钱,我甚至不想和任何人动手。”

    铁刹郡有十三个县域,就是有十三个雄士,他已经灭掉了慕容尊,但剩下的十一个,他一点都不了解。

    他需要搞清楚具体的情况,包括对方的品行和实力,最起码的,就算是合作,他也只会和比较顺眼的人合作呢。

    所以此时,他不想谈论这个。

    苏昂看着雪安在浸泡茶具,那动作唯美,让他目眩神迷。

    在这安静的氛围下,他也不打扰雪安在,退到外面的屏风处,问秋落:“慕容尊是怎么回事?”

    “启禀义父大人,”

    秋落双膝跪地,叩首道:“咱们铁刹郡是强者为尊,再狠辣的手段都不为过,为了帮义父打出名声,孩儿把慕容尊挫骨扬灰,涂成了地面上的红衣仕女图。”

    在路上,苏昂就知道了这件事情,现在问问,是想看看秋落的态度。

    秋落这个人是杀手出身,一生悲惨,最近跟了他,仿佛在阳光下行走着,秋落就是满满的满足,有了妻子,更像是个平常人了。

    可是在今天,他见识到了秋落的手段。

    身为杀手,秋落不在乎人命,更不在乎人死掉的尸首。

    死者为大,入土为安,这句话,在秋落的身上并不适用……

    “义父大人!”秋落又喊了一声。

    这一声过后,他抬起头,眼睛已经红了。

    自从跟了苏昂,不管是在水宁县,还是在赶往铁刹郡的路上,每一分,每一秒,他都有一种脱胎换骨般的重生的感觉了。

    同袍们没有人害怕他,没有人见到他露出厌恶的神色,甚至打心里接纳了他。

    他不用遮盖自己的脸,他可以放肆的享受阳光,甚至可以这样说吧,现在活着的每一天,他都觉得自己是赚到的。

    没经历过他那种悲惨人生的人,根本想象不到,他如今拥有的一切对他来讲是多么的奢侈了……

    秋落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道:“义父大人,秋落只会杀人,别的什么都不懂,只能用这个来报答义父了。秋落知道义父是文杰,需要好名声,要是有一天秋落做得太过分,污秽了义父的名声,义父可以大义灭亲,让自己更上一层楼。”

    闻,苏昂等人的脸色大变。

    “值得吗?”苏昂问。

    “值得,现在活的每一天都是赚的。”秋落笑得特别开心。

    但是……

    啪!

    猛然一巴掌,秋落打着滚摔下了楼,苏昂甩了甩手,觉得有点疼。

    不愧是侠肝级别的大侠啊,这脸皮真硬。

    不过,打儿子是这种感觉啊……真,真爽啊!

    苏昂在二十一世纪没有孩子,但他见过各种熊孩子啊,那时候他就想,要是自己的娃熊成这样咋办?

    打?不舍得,但是想象一下,那一巴掌下去,正呼脸,感觉太特么的爽了。

    try{content2;}catch(ex){}

    现在体验一下,真的,不错呦。

    “义父大人,孩儿知错!”

    秋落连忙跑回来,继续在苏昂的身前跪着。

    其实,他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但苏昂打他,那肯定是他犯错了。

    他是义子,苏昂是他的义父,打他是应该的。

    “好了,不打了,但是得告诉你犯了什么错。”

    苏昂道:“别和我提什么大义灭亲,谁敢动我的人,老子就算堕落成魔也得灭人满门,还大义灭亲呢,老子那么护短……嘁,别逼老子说脏话。”

    “啥?”秋落傻眼了。

    义父是文杰啊,知书达理、讲道理、正义侧的文杰啊。

    这……堕落成魔?为了我?

    秋落要哭了。

    看不得大男人哭鼻子,苏昂回去坐下,对雪安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抱歉了兄台,家里的孩子有点多,这是最小的,最不安生,该训的还得训。”

    说到这里,苏昂忍不住的感叹道:“还是女儿好啊,一个个的都很贴心,很明白我的想法,都说女儿是父亲的贴身小棉袄,这话真没说错。”

    他老气横秋、兀自感叹,却没看见雪安在的身子抖了一下。

    就算看见了,这鬼天气里,最多以为冷了点吧……

    雪安在继续冲刷茶具,低垂着眼睑道:“女儿?难道是山鬼莜、柳玉环,还有那恶狼女?苏昂兄,她们可是鬼灵精怪啊。”

    “哈哈一视同仁,一视同仁。”苏昂哈哈大笑。

    他和雪安在不熟,也不想说了那么多。

    可这时,雪安在忽然站起来,身躯瞬间划过苏昂的身体,然后是季然、小亭卒、百里戈还有罗生。

    在他看来,所有人包括苏昂,甚至连眨个眼皮的机会都没有。

    最后,雪安在停在秋落的身前,手掌摁在秋落的脑门上,又扫了眼秋落拔出来半截的战刀。

    “不错,能在我面前拔出半截战刀,在侠肝级别的大侠里,你的实力和警惕性都是顶尖的。”

    雪安在对秋落道:“你有个好义父,保护好他。”

    “是。”秋落干涩回话。

    雪安在又转过身体,对苏昂微笑:

    “我姓雪,名安在,合起来就是雪安在,但这是我身为鬼灵精怪的本名了。”

    他打个响指,苏昂和季然等人就觉得额头发麻,一片雪花在眉心正中噼啪碎裂。

    “我的人名叫作‘独’,破月县雄士……独!……呃?”

    我是雄士啊,是你们的敌人来着,我是只身前来,不是暗杀,而是单刀赴会,你们看看,我能瞬间秒杀你们。

    要不是我手下留情……

    雪安在的逼格很高,雪安在想淡淡的消失在茫茫的大雪中,留下苏昂等人满身凌乱。

    他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任何云彩。

    但是……

    他进入大雪中了;

    他回头要留下个神秘的微笑了。

    他,他他他……

    他对上了苏昂意味深长的眼神。

    咋回事?(文圣无双..125125711)--(文圣无双5454091)-- ( 文圣无双 http://www.xshangshu.com/121/12170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xshang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