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接风

文 / 十天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废嫡》更多支持!因着钟柯琴走了,玉芽将内间的床褥纱帐都换了新的,长安便挪到碧纱橱内去歇息,外面一件便作了小小一间书房。

    绿衣将早间得到的信呈给长安,“是早间小德子来送早膳的时候在食盒里头放着的,叠成了一个小方胜卡在缝隙之中。”

    小德子是专职御厨房的小内侍,他年纪不大,人却机灵,又会说好听的,与各个宫的宫女内侍都很熟络。

    长安展开信,就着桌上的烛光看起来。这信是柳晏亲笔所写,词句简略但意思明了。半晌,她合了合眼,将信在烛火上点燃,扔进铜盆之中,直待到盆里的纸都化成了灰烬才唤绿衣来清扫干净。

    “小姐?“绿衣见她面无表情,有些担心地叫了她一声。

    长安回过神来,“没什么的,我不过是有些累了,想早早歇下,明日出宫的东西可备好了?”

    玉芽几步跳到她面前,笑眯眯地道:“小姐只管放心,您昨日吩咐了之后,我已经一件不落地都收拾清楚了。”

    在宫中五年,玉芽的性子却是半点儿没变,就连这自称“奴婢”的事情,也常常忘记。长安终究还是偏疼她,不忍心太拘着她。所幸的是,九公主见惯了阿谀奉承,倒对玉芽很是喜欢,加上长安绝少把玉芽派出公主院去,故而她这些年过得也算是平安。

    “瞧你兴奋的样子,不过是出宫观礼。若是真的收拾东西回到柳府去住,你还不要蹦起来啊。”绿衣戳着玉芽的脑袋道。

    真正地出宫回柳府?长安勾起嘴角,想起了刚刚烧掉的那封信,这一天估摸着也不远了。

    第二日收拾了东西,长安带着玉芽绿衣上了出宫的马车。偏偏九公主还巴巴地赶了过来说是要为她送行。

    “公主真是有心了,长安只不过出宫几日便回来,何劳您大驾。”

    九公主李万禾将长安拉到一旁。贴着她的耳朵小声道:“我昨日与你说的那事儿。你可别忘了,务必要替我把话带到。”

    长安脸上浮起无奈之色,正欲开口。却又被九公主打断:“长安,算是我求你了……你知道的,除了你,我没有人可以托付了……”

    长安看着九公主脸上的落寞。心里叹了一声:“我只能帮公主说一声罢了。”

    “这就很好了。”九公主握着长安的手使劲摇晃了几下:“早去早回。”

    马车在青石甬道上叮叮咚咚地前行,长安靠在车厢里闭目养神。绿衣将一个五色锦缎的靠垫放在她身后让她靠得舒服点。

    “小姐,九公主和你悄悄地说些什么?”玉芽眨着眼睛好奇道。

    绿衣示意她噤声:“小姐想说自然会说,你又多嘴问些什么?”

    玉芽嘟囔道:“说也奇怪,九公主脾气这么怪。竟然与我们小姐能玩到一处去……”

    是啊,连长安自己都不曾想到,今生会和九公主处得这么好。她也是进了宫才发现。李万禾的乖僻性子,都是在掩盖自己身子不好带来的自卑。论其本性。倒比起这世上的大多数人都要善良的多。

    绿衣接口道:“咱们进宫的头一年,九公主对谁都看不上眼,就是给小姐上课的几位大学士,她也没给过几个正眼。到了第二年,不知怎地就和小姐成了朋友,这大概也是您与九公主间的缘分罢。”

    长安伸出手来轻轻将马车内的窗帘揭起一角,仰头看去,还是她入宫时的那朱红色宫墙,只是宫墙上的那一角天空今日格外的湛蓝。

    到了宫门,交付了出宫的令牌,赶车的内侍缓缓扬鞭,将车又赶了回去。这马车是专供宫中行走的,寻常不出宫门。

    柳府备下的马车早已经候在宫门口了。

    “小姐,您瞧,你瞧谁来了。”玉芽将手往旁边一指,柳府的马车旁还停着一辆不起眼的马车,黛蓝色的门帘微微摆动。马车旁站着个身量未足,梳着双髻的丫鬟,正朝这边挥手。

    “弓弓?”长安笑起来,这小丫头正是丁翎容的贴身丫头弓弓,那车中的人,毫无疑问便是……

    果然,一只纤瘦的手飞快地将门帘掀开,丁翎容露出大大的笑脸来:“柳长安,我来接你回家。”

    本朝的规定,三品以下的官员家中不能蓄马。五年前,丁翎容之父丁敬武是四品武官,这些年来,因其屡次拒敌于白水关之外,凭着军功被拔擢至二品的神武将军。

    自从丁家蓄了马,丁翎容便像是如鱼得水,苦练马术。长安看着丁府拉车的那匹枣骝马无精打采地垂着头喷气,不禁开始怀疑丁翎容是不是昨天又偷着出去练马了。

    “嘘,小声点,”丁翎容听了长安的疑问,赶紧掩住她的口,四下看了看,这才想到自己已经上了柳府的马车,笑道:“可别被弓弓听到了。这个丫头最守不住秘密了,随便套一套就能套出话来。”

    长安拨开她的手,“弓弓和玉芽绿衣都在后头那辆车上呢。”

    “要是被我娘知道在大哥成亲的节骨眼上我还偷了马出去练马术,准要剥了我的皮,”丁翎容松了口气,复又挑起眉头颇为自豪的样子:“长安,你知不知道,我如今的马术可不下于我二哥了。”

    长安瞧着她眉飞色舞的样子,心情也跟着明亮起来。她入宫之后,曾经在与祖父传信的时候,提到丁翎容,希望柳晏能护持一二。

    而长安每次出宫也都会特别留心翎容身边的人和事,她提心吊胆,生怕一个不查,翎容就会像前世一样芳魂杳杳。万幸,这几年丁家过得很不错。

    丁翎容今年已经十四岁,因着常年舞刀弄枪的,身量比寻常的官家女子都要纤长匀称。双目明亮有神,英气勃发,只是不合时宜地生了两条细细弯弯的柳叶眉,平白地将这股子英气给压了下来。

    “可惜我是个女子,不能去边关,上战场……”丁翎容说着说着声音便低沉了下来。

    长安拿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我可就这么几日能在宫外头,你这时喜时悲的,我可受不了。”

    “白咏絮两年前就放出宫来了,昨日钟姐姐也回府了,怎么单单你一人还要留在宫里头陪着九公主?”丁翎容抱怨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因为你这几年都养在宫里,柳府嫡女的好处啊,可全让你那个妹妹给得了去,如今她是名声在外,倒没人还记得有你的存在了。”

    “旁人记不记得有什么关系,至少你,阿芷姐姐,钟姐姐和史姐姐没忘了我。”长安笑眯眯的,似乎根本不在意。

    “这事儿你可别不上心,”丁翎容皱着眉头道,“我倒是见过几次你这妹妹,可不是个简单的姑娘,心里头憋着坏呢。你也不是个笨的,于人情世故上比我看得清楚。但是万万不可轻敌啊……”

    “我自有分寸。”长安拍拍她的手,轻声道。

    马车哒哒地走了有一顿饭的功夫,长安疑惑道:“从宫中到柳府不需要这样长的时间,这车是在往哪儿走?”

    丁翎容笑起来,“你别紧张,是我忘了同你说。史娉婷姐姐在得闲楼整治了桌席面,要为你和钟姐姐接风呢。这事儿伯母也是知道的,你只管放心就是。”

    长安瞧着她越笑越开心,后来更是捂着肚子笑得倒在车厢里,极为纳闷地问:“你这是中了什么邪了?”

    丁翎容隔了好半天才勉强止住了笑:“有一件不得不笑的事情,我说出来你一定也要笑弯了腰。你可知道阿芷姐姐如今在何处?”

    长安已经有足一年未曾见到过孙芷了,“我来猜猜,是不是阿芷姐姐又和孙府的姬妾闹起来了?还是又和孙大人吵架了?”

    丁翎容只管摇头:“你绝对猜不到的,我现在也不告诉你,等到了得闲楼,你自然就知道了。”

    长安见她神神秘秘的,心中也有几分好奇起来。孙芷的父亲孙道然惯爱寻花问柳的,姬妾抬了一房又一房,只是自己又是个耳根软没主见的人,倒叫那些姬妾将家中闹得鸡犬不宁的。

    孙芷是嫡长女,性子既不随父亲也不像母亲,倒很有几分当家主母的威严,前世里孙家的姬妾倒是唯独对孙芷有些忌惮。

    后来孙芷成亲离开孙府,孙道然无力管束,干脆每人送了份嫁妆将姬妾都散了,这在京中也成了美谈。

    长安委实是想不出孙芷还能做出什么让人捧腹的事情来。

    马车停在得闲楼的后头,立时就有小二来牵马匹,殷勤接待。

    这得闲楼是去年新建的茶楼,里头能听曲儿喝茶,也能摆酒宴客,唯一的不同点是这得闲楼但只招待女眷。因着没有男子出入,环境又清幽,很是受到夫人小姐们的追捧。

    丁翎容在前头因着长安上楼,史娉婷与钟柯琴已经在临窗的小隔间里头等着她们了。见到两人进来,笑着起身让座。

    史娉婷道:“明日是丁家哥哥成亲的日子,咱们虽能见到,但人多口杂,总不能好好地说会子话,这才遣了翎容去宫门口截人。”(小说《废嫡》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 ( 废嫡 http://www.xshangshu.com/26/26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xshang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