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识破

文 / 九千岁添千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OM ,最快更新[综]末代帝王求生记最新章节!

    看着赵高因为自己的话而双目赤红、眼含泪水、情绪激动,且一副受到巨大污辱的模样,胡亥心里顿时有点过意不去。据不靠谱的路边社消息,嬴政活着的时候,赵高虽然有点小心思,但总体上来说还是很听嬴政话,对嬴政也十分忠心的,“好了好了,别说这个了。”

    胡亥拍了拍赵高的肩膀,生硬的转换了一个话题,“我累了,你准备安排我去哪休息?”

    素和萌哒哒的宫女姐姐们一起睡吗?哎呀!这么多不好意思啊!四十万字了,终于有点后宫剧情了!好好好!

    一时之间,无数点点创创纵纵的剧情,在胡亥脑海里回荡着,啊啊啊,本公子一定要这样这样那样那样,将父皇的后宫美女们,变成自己的后宫……

    “去奴婢车里休息吧。这几天,公子就凑合和奴婢一起……”赵高的一句话,让胡亥满腹粉红色泡泡,化为了一道天雷。

    怎么一下就从男生频道,跑到女生频道……而且还是纯爱去了?

    “什么?去你车里休息?还和你凑合?不不不!本公子还想要清白名节呢!”胡亥紧张的抱住胸,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

    “清白?名节?这……这都什么啊?”赵高就不明白了,“男人和男人,怎么就……”

    “男人和男人才可怕好嘛!”胡亥一脸同情的看着赵高。

    身为一个穿越者,胡亥当然知道后世有一群脑洞很大的男人女人,这群男人女人成天以yy古人为乐,古人的任何事都能用一种叫“爱”的东西来解释。身为未来的秦二世,胡亥不指望这群人不yy自己,但是至少要给他挑一个好一点的对象嘛,赵高这种,漫展出本,哪怕是肉本,都是倒帖没人要的货,谁看得上啊?

    要是万一被人和赵高拉郎配……搞不好还弄成官配,这算怎么一回事?胡亥的官配不是求之不得的扶苏……啊呸!大神到底在本公子塞了些什么东西啊?

    “你去你车上休息,你……你爱去哪去哪,反正不准进我的房间。”胡亥哼哼了一声,推开赵高说道。

    “喏!”赵高无奈,只得低头应下。

    霸道公子抢了我的房间,大不了我就当一回霸道府令抢手下的房间呗,反正再苦不能苦自己。

    接下来的几天,赵高变得格外的繁忙。

    按照他平常的生活作息,每天晚上他会在嬴政睡着之后才匆匆去偷个懒,而每天早上他则会在嬴政醒来之前,就候在嬴政房外,等房间里出现动静之后,第一时间冲进去伺候嬴政更衣洗簌。但是现在,赵高的生活规律完全被打乱了,因为……胡亥他竟然连头发也不会扎。

    好吧,其实身为一位大秦公子,从小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长大,不会扎头发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但是……这里必须要讲解一下。

    在这个没有发胶没有啫喱水的年代,要扎一次头发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所以大多数古人为了图省事,晚上都不拆头发,顶着个发髻就睡觉——而且瓷枕也有利于保持发型。但是胡亥没有这种爱好啊,他不但每天晚上都要拆头发,他还把自己枕头和抱枕都带来了。

    晚上没事就在床上滚一滚,早上起来的时候,头发乱得跟鸟窝一样,还打结。

    于是,不用干别的事,给胡亥梳头发就得花半小时。

    看着坐在镜子前,半闭着眼睛,小脑袋有一下没一下搭着,俨然一副正在补眠,不甚清醒模样的胡亥,无眠可补的赵高,打了一个哈欠,恨不得用手里的梳子戳死他。

    除了那张脸,陛下到底是看中少公子哪一点呢?

    赵高简直就不明白了,要说少公子是少公子的时候,陛下喜欢少公子陪着,还是因为那是他亲儿子,长得也像他就算了。为什么现在少公子都不是少公子,只是一个会弹筝的小宫女,还能这么得到陛下的喜爱?甚至陛下都没看见她的脸,不介意她长得丑,声音难听,筝弹得更是……

    莫非陛下就是少公子说的那种叫“抖m”的生物,虽然嘴里嫌弃少公子弹筝,但听见酷似少公子弹筝时的乐声的筝声,还是忍不住会想要驻足——一边听音乐一边想儿子。

    “少公子,你可别陛下发现了。”赵高为胡亥梳好头发,看了一眼桌上的胭脂眉笔,表情变了变,但最终还是没敢往死里下黑手,只是拿起一块面纱,为胡亥蒙上,有些负气的说道:“也不知道少公子你到底是怎么忽悠了陛下,竟然哄得陛下答应你蒙面纱行动。”

    “啊啊啊啊……啊啊啊……”胡亥一边嘴里“啊”个不停,一边伸手笔划着。

    “行了行了!知道你现在是哑巴了!”赵高特别无奈的点了点头,指着站在一旁的小内侍说道:“这是奴婢的干儿子,叫小木。木头呆呆的,人不怎么灵活,但手脚勤快还算忠心,无事之时,少公子若是无聊,就跟他玩吧。”

    赵高说着,伸手一指胡亥说道:“小木啊,还不快来参见少公子。”

    “奴婢参见少公子。”被叫成“小木”的内侍很识趣的跪了下来,只见他五官清秀,双目灵活,一看就是个聪明人。

    也对,要是个真笨蛋,赵高怎么会安排这种好事给他?

    “起来吧起来吧。”胡亥随意的挥了挥手,然后用跟挥苍蝇似的表情,让赵高退下,笑嘻嘻的看着小木说道:“呵呵……漂亮的小宫女,都坐哪辆车啊?”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胡亥就过上了有事时,就去给自家老爸弹弹筝,无事时,就去找漂亮的小宫女看星星看月亮,从人生理想聊到诗词歌赋的生活。

    随着胡亥给嬴政弹筝次数的增多,赵高心里的好奇心也越来越强,有一次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少公子,您到底跟陛下弹了什么?让陛下如此喜爱?”

    “呵呵……想知道吗?求本公子啊!”胡亥表情贱贱的说道。

    “奴婢求你!”赵高一点气节也没有的,连连拱手说道。

    “告诉你,你就是求公子,本公子……哼!也不会告诉你的!”胡亥高傲的一抬头,接着转身离去。

    今天他在脑后梳了个漂亮的小马尾,马尾在离心力的作用下高高飞起,糊了赵高一脸头发。

    赵高表情呆呆的看着潇洒离去的胡亥,正想表示点什么言论,就听见车里传来的嬴政说话的声音。

    妈蛋!儿子支使完我,老子又来支使我!我和你们父子俩有什么仇什么怨,你们要这样对我?上辈子我们有仇吗?

    若是胡亥能听见赵高的心声,一定会点着头说道:“有有有!上辈子你和我们父子仇深苦大得很!这辈子只是小虐一下而已,至少这辈子你不但能善终,而且还能以‘帝师’的名义青史留美名。”

    让小木带路,胡亥决定去和昨天认识的那几个漂亮姐姐,继续去加深感情——打两副牌,四人斗地主。

    其实胡亥也不明白,明明自己的原意是想泡几个妹子,摸摸小手吃吃豆腐打发时间的,结果一见面,人妹子一跟他说,“我们来打牌吧”,自己竟然就把摸摸小手吃吃豆腐的事忘记了。

    这……这……这……胡亥记得以前似乎也发生过这种事,他长得好又是学霸,家里又有钱,没有少被妹子叫去宿舍修电脑,或是被聚餐时,喝了酒的妹子要求送的。

    想想那个时候自己都在干什么?净在那今天大战没做、日常没刷、商没跑、战场没撸,秦皇陵团长叫开团了!

    #论建国后动物不能成精——一条单身狗是如何修炼成人的!#

    你一对三,我一对二王;你一张三,我手下只剩一张牌,但就是不要……

    少公子出牌就是这么任性,谁长得比较漂亮,少公子就给谁让牌。

    虽然胡亥出牌出得这么天怒人怨,但是他的三个牌友却没有一个敢当面有怨言的,反而要乐呵呵的陪笑,到不是被胡亥高尚的人格魅力所感召,也不是因为胡亥现在算是嬴政面前的小红人,天天能见着嬴政,而是因为胡亥身边有赵令的干儿子小木,每天跟着跑前跑后端茶倒水什么的。

    不管什么年头,县管也往往不如现管好使。

    小木在赵高这种人眼里,与沙石草木无异。但是在这些没权没势的眼里,却是极为了不起的大人物,现在小木都要哄着的人,哪有人敢对他黑脸?

    时间就这样,一日又一日的过去了,出了函谷关,离咸阳越来越远,胡亥开始琢磨,应该用什么方式出现在嬴政面前,才会嬴政忘记自己偷跑出来的,同时忘记打自己一顿。

    琢磨来琢磨去,胡亥还没想出一个好方法,就发现自己已经不得不直面这件事了。

    事情的发展是这样的,那一天赵高不在,嬴政又心血来潮的想换车。结果一掀开车帘,就发现自己的王车里,竟然有个小宫女,躲在自己的专用软塌上,在以极不斯文的姿势仰天大睡,一只脚还横出去,搭在自己的书案上。

    这能忍吗? ( [综]末代帝王求生记 http://www.xshangshu.com/32/3280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xshang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