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生病(地雷加更)

文 / 九千岁添千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最近,嬴政还是没顾得上询问胡亥蓬莱三仙岛的事。m.乐文移动网而徐福等著名骗子,虽然纷纷跑来嬴政这里,想要安利他蓬莱三仙岛的事,但很可惜的是,他们没有一个人能见到嬴政。

    因为未来的秦二世、龙之真嗣、胡小猪小朋友,他生病了。

    发热、头晕、头痛、出汗、口渴,标准的热感冒病症上。在现代社会,如果你感冒了,只要随便找一个小药店去买点药,或者你想见效快一点,就去医院挂瓶水,然后睡一觉就好了。但是在巫医不分家、看病基本靠人品的先秦时代,小儿感冒就是一个很严重的病了。

    不但御医一天到晚的守在胡亥房间里,就连嬴政……虽然为了防止“过病气”,嬴政不能进胡亥的房间嘘寒问暖,但不妨碍他将窝搬到胡亥房间的外间屋子,蹑走蹑脚轻手轻脚的批公文、见大臣,以及自己休息,精神也有些蔫蔫的,唯一精神大振的时候,就是听见房间里的宝贝儿砸有异样,立马跟打了鸡血一样满状态恢复。

    熊孩子病就病吧,病了还要给人找麻烦。因为御医要求,每隔三个时辰都要用一次药,药中又加了黄莲之内反人类的药,若是吃药的时间,在熊孩子清醒的时候,为了不让外间的爸爸担心,他还是会老老实实的将药喝下。若是吃药的时间,不幸是在熊孩子睡觉的时候……人家不哭不闹,但就是咬紧牙关,让你死也喂不进去,怀疑他是真睡着还是假睡着。

    做为一个传承了六百多年的诸侯王之家,秦国御医自然没少见过这样的情景。按照惯例,只要找一个软软的香香的萌妹子,嘴对嘴进行喂药……对,就是电视剧上的那种剧情,就可以轻松搞定来着。一般来说,喂完药萌妹子也就是对方的人了。

    本来,是应该如此的。

    但是嬴政看了一眼赵高找来的,据说名字里有个“娇”字,长得可爱又萌萌哒的软妹子,再想想那天熊孩子说“父皇比阿娇还天真善良”的话,心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指旁边的乳娘说道:“华姬,你来喂。”

    按照秦国的传统,每位公子公主出身时都有一套标配——乳娘一名、内侍宫女若干,长大后还有一个标配的外师和内师各一位。

    熊孩子的乳娘华姬今年也有三十多岁了,虽然并不是很显老,虽然熊孩子也没有贾宝玉那“嫁了人的女人就是鱼眼珠子”的想法,但华姬放在在这个年代,确确实实已经是当祖母的年龄,让她去给熊孩子喂药也是……

    “啊!我醒来了!不……不用喂了!”胡亥叫了一声,怯生生的睁开眼睛,看着站着门口看着自己,不威自怒还冲着自己直冷笑的嬴政,悄悄的将被子拉到鼻子处,遮住大半张脸,只留下一双眼睛在外面,嗡声嗡气的说道:“儿臣……我……我……儿臣……父皇……亲爹……呜呜……人家身上疼……全身都疼……骨头都疼……”

    这种又合法又合理又合情能亲妹子的机会,就这么被硬生生的截胡了,还换成一大婶!这是亲爹吗?人干事!

    胡亥眨了眨眼睛,硬生生的挤出两颗眼泪,这回到不是在作假,高烧一天骨头疼那是正常的,只是没有他念叨的那么疼而已,“亲爹来帮我吹吹!么么哒就不疼了!”胡亥一边说着,一边向嬴政伸出手,可怜巴巴的说道。

    因为生病,胡亥本来就很粉嫩嫩的声音,变得跟小猫一样又软又萌,再加上他时不时还学着小比熊的样子“嘤嘤”叫唤几声,虽然明知道这只小熊多半是装的,嬴政无奈之下还是乖乖的走过来。

    “哼!一点都不乖!让你去海边玩!让你去玩水!感冒了吧?吃药爽了吧?”嬴政一边说着,一边将胡亥的玩具熊放在枕头上垫好,让胡亥靠坐在上面,又帮他把被子拉上,确实盖实不会漏风了,才继续开始碎碎念。

    原来从泰山封完禅后,嬴政延着渤海继续一路东行,经过黄具、腄县,攀上成山的最高点,登上之罘的顶峰。按照惯例,嬴政在上面留下了一块刻石,以颂大秦的德业。而他前脚刻完碑,他家熊孩子就留了一句“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成山原来不过是一座无名小山而已,父皇来过之后,也算是真龙降临有了灵气。”

    熊孩子拍龙屁业务是越发熟悉,但摸着胡子笑而不语的嬴政,却总觉得哪里不对。

    当然,嬴政没有前后眼。自然不知道,两千多年之后,他在成山上留下的刻石,已经因为岁月的流失而模糊不清,反而是熊孩子拍龙屁的两句话,不但成为中小学生语文写山水必引用的名句,还后世之罘市旅游宣传的口号。

    想想真是心塞得很!

    在之罘逗留了几天之后,嬴政一路南行到了琅玡。

    对于胡亥来说,琅玡这个地方很出名啊,“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就是在这里写的。

    所以胡小猪同学果然的去选了个风景优美的地方,造了个亭子喝了一顿酒,喝完酒就开始撒酒疯,非闹着要去海里抓大鱼,然后……然后……就躺在床上了。

    “呜呜……爹……亲爹,我再也不东施效颦……呜呜……文人墨客不好当……”回忆起自己醉酒的样子,胡亥抱住嬴政“呜呜”的哭着,觉得自己是没指望再继续抄李白了,一个喝酒醉就不是人的人,能醉后“斗酒诗百篇”?这不是告诉别人你在抄吗?

    “乖乖乖!不哭了不哭了!小心别动!别再着凉了!”嬴政将胡亥按回被窝里,接着从赵高手中接过药碗,用勺子勺起一勺药,轻轻吹了吹,递到胡亥唇边说道:“来!喝药!”

    最近,嬴政还是没顾得上询问胡亥蓬莱三仙岛的事。而徐福等著名骗子,虽然纷纷跑来嬴政这里,想要安利他蓬莱三仙岛的事,但很可惜的是,他们没有一个人能见到嬴政。

    发热、头晕、头痛、出汗、口渴,标准的热感冒病症上。在现代社会,如果你感冒了,只要随便找一个小药店去买点药,或者你想见效快一点,就去医院挂瓶水,然后睡一觉就好了。但是在巫医不分家、看病基本靠人品的先秦时代,小儿感冒就是一个很严重的病了。

    做为一个传承了六百多年的诸侯王之家,秦国御医自然没少见过这样的情景。按照惯例,只要找一个软软的香香的萌妹子,嘴对嘴进行喂药……对,就是电视剧上的那种剧情,就可以轻松搞定来着。一般来说,喂完药萌妹子也就是对方的人了。

    本来,是应该如此的。

    说实话,胡亥真没想过嬴政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毕竟他又不是一个熊孩子,自然知道哪些事可为,哪些事不可为。区区伤风感冒而已,人生在世谁还没得过啊?胡亥根本就没放在眼里,毕竟在后世,别说是伤风感冒,就算是再大一点的病,也不过是小病而已。再加上从小到大,他的身体就很好,几乎也没有生过病,一时之间,胡亥竟然忘了现在的医学有多糟糕。而他更加没想到的是,自己一点小小的病,却会引得嬴政那么忧心。

    但是嬴政看了一眼赵高找来的,据说名字里有个“娇”字,长得可爱又萌萌哒的软妹子,再想想那天熊孩子说“父皇比阿娇还天真善良”的话,心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指旁边的乳娘说道:“华姬,你来喂。”

    熊孩子的乳娘华姬今年也有三十多岁了,虽然并不是很显老,虽然熊孩子也没有贾宝玉那“嫁了人的女人就是鱼眼珠子”的想法,但华姬放在在这个年代,确确实实已经是当祖母的年龄,让她去给熊孩子喂药也是……

    “啊!我醒来了!不……不用喂了!”胡亥叫了一声,怯生生的睁开眼睛,看着站着门口看着自己,不威自怒还冲着自己直冷笑的嬴政,悄悄的将被子拉到鼻子处,遮住大半张脸,只留下一双眼睛在外面,嗡声嗡气的说道:“儿臣……我……我……儿臣……父皇……亲爹……呜呜……人家身上疼……全身都疼……骨头都疼……”

    这种又合法又合理又合情能亲妹子的机会,就这么被硬生生的截胡了,还换成一大婶!这是亲爹吗?人干事!

    胡亥眨了眨眼睛,硬生生的挤出两颗眼泪,这回到不是在作假,高烧一天骨头疼那是正常的,只是没有他念叨的那么疼而已,“亲爹来帮我吹吹!么么哒就不疼了!”胡亥一边说着,一边向嬴政伸出手,可怜巴巴的说道。

    因为生病,胡亥本来就很粉嫩嫩的声音,变得跟小猫一样又软又萌,再加上他时不时还学着小比熊的样子“嘤嘤”叫唤几声,虽然明知道这只小熊多半是装的,嬴政无奈之下还是乖乖的走过来。

    “哼!一点都不乖!让你去海边玩!让你去玩水!感冒了吧?吃药爽了吧?”嬴政一边说着,一边将胡亥的玩具熊放在枕头上垫好,让胡亥靠坐在上面,又帮他把被子拉上,确实盖实不会漏风了,才继续开始碎碎念。

    原来从泰山封完禅后,嬴政延着渤海继续一路东行,经过黄具、腄县,攀上成山的最高点,登上之罘的顶峰。按照惯例,嬴政在上面留下了一块刻石,以颂大秦的德业。而他前脚刻完碑,他家熊孩子就留了一句“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成山原来不过是一座无名小山而已,父皇来过之后,也算是真龙降临有了灵气。”

    熊孩子拍龙屁业务是越发熟悉,但摸着胡子笑而不语的嬴政,却总觉得哪里不对。

    当然,嬴政没有前后眼。自然不知道,两千多年之后,他在成山上留下的刻石,已经因为岁月的流失而模糊不清,反而是熊孩子拍龙屁的两句话,不但成为中小学生语文写山水必引用的名句,还后世之罘市旅游宣传的口号。

    在之罘逗留了几天之后,嬴政一路南行到了琅玡。

    对于胡亥来说,琅玡这个地方很出名啊,“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就是在这里写的。

    作者有话要说:嬴政若是认识几百年后一个叫“曹操”的人,大概会拉着他的手一起交流“辛辛苦苦把屎把尿的拉扯长大、自幼聪慧又可爱、且准备用来继承皇位的心爱幼子,不幸患了重病,而且还可能挂掉”时自己是什么心情。——有人知道这段典故吗?

    作收997了,还差三个就一更,三更……一千我就加一更吧……看是今天能到一千,还是明天能到一千吧…… ( [综]末代帝王求生记 http://www.xshangshu.com/32/3280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xshang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