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刺秦

文 / 九千岁添千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张良站在博浪沙一处高岗上,高岗上尽是密密麻麻的芦苇丛,芦苇高深及头,将他整个人都隐藏了起来。

    “呼呼!”张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现在很紧张,他在等着一个人的出现,他马上就要做一件大事。

    “子房先生勿需如此担心,接下来事不都已经计划好了吗?”旁边的大力士,拍了拍张良的肩膀,“在我掷出铁锥之后,不管成于不成,都一击逃出,然后自大河登船,顺流而下吗?那群秦狗,在骤然遭到铁锥袭击时,绝对不会想到,我们是一击则逃,必然以为我等会有后招,所以肯定会先摆出防守阵势,全军回缩以保护他们的狗皇帝。”

    “这样一来,我们就会错过抓捕刺客的最佳时机,给刺客逃生的机会。”就在张良和大力士苦苦等候之时,陈平也正在跪在王车之中,向坐在首座上的嬴政报告他和胡亥的计划。

    有人意图刺杀嬴政,这样的大事胡亥绝对不可能瞒着嬴政的,一来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二来是他需要调动人手,调动人手绕了一圈还是会回到要告诉爸爸真相身上。

    “听少公子说,你已经选好对方可能行刺的几个点了?”嬴政声音低沉,目光缓缓从陈平身上扫过。

    此时的嬴政,和与胡亥在一起时的样子截然不同,虽然只是平平常常的坐在那里,没有刻意释放自己的威严,但一想到嬴政手推乾坤、推动日月,一举一动,即可让人入天堂,也可让人入地狱的身份,也足以让陈平战战兢兢,汗不敢出,根本不敢直视圣颜。

    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害怕摆出如此神情模样嬴政的人,大概只有胡亥一人。但嬴政想不出,他干嘛要宝贝儿砸面前摆出这副模样……反正又吓唬不到来着,心塞!

    “是的……微臣已经亲自去博浪沙探查过,在直道附近适合行刺,又适合撤退的点,一共是四个点,分别是……”陈平低着头,用手在摆放在两人中间的博浪沙地图上,分别指出自己认为是最佳点的四个点。

    亲自面对嬴政的询问,这对陈平而言,即是一次考验,又是一次际遇,所以他虽然心里已经很紧张,但是表面出来的模样,却一直是淡定有礼、从容不迫、胸有成竹的样子。

    “嗯……”嬴政听完陈平的讲诉,头细不可微的点了点头,心里对这次考验的结果很是满意。

    这么满意,当然不会单纯是因为陈平,而是因为发现宝贝儿砸年纪这么小,竟然就有如此的识人之明,他收的那几个手下里。最早跟着他的楚国派里,萧何算得上是盖世奇才,日后成就不下于李斯,其他人也是个个有一身所长;后来通过“高考”收的这几个,听王翦将军说那个叫“韩信”年纪小小,兵法就已经不错,眼前这个叫陈平也是颇有心计,日后绝对是个非常出色的谋臣。

    身为皇者,不一定要自己什么都懂,只要知人善用,会驭使手下去做就行了。

    我大秦先祖以牧马为生,牧马最主要的是就是相马。相马和相人,其实是一个道理。

    “对了,胡亥呢?他怎么不在?”帮宝贝儿砸考验人才完毕,忽然发现身边少了什么的嬴政——今天熊孩子竟然没有来没收那些好吃的,甜甜的点心。

    “回陛下,少公子说一定要亲手抓住刺客,所以……他先去准备了。”赵高冲着嬴政一弯腰,开口说道。

    而这时,已经告退正准备出门的陈平,忽然听见一直端坐于高堂之上,如高高在上的神祇,深不可测,高不可攀的嬴政,忽然从嘴里爆出一句,“熊孩子!就会给朕惹事!”

    陈平脚下一踉跄,差点直接从门口滚了出去。

    陛下真是……真是……真是真性情啊!听了这么真性情的话,我会不会被杀人灭口啊?

    不过杀人灭口我也要说,少公子绝对绝对是个超级大熊孩子。要不是时间、气氛、场合、对象都不对,陈平真想拉着嬴政的手这么说。

    正午时分,嬴政东巡的队伍,已经出现在博浪沙旁边的直道上。

    前面是几列手持铜戈与盾牌的秦兵,这些秦兵保持着防守阵型,一边跟着车队往前,一边还时不时的从旁边芦苇地中搜索扫荡,以防有人躲在其中伏击。

    秦兵之后,是一队举着旗帜、伞、扇等全副天子仪仗的护卫。这些仪卫虽然暂时手中没有武器,但个个高大威猛,且腰部都佩着钢精长剑,毫不怀疑,若是此时有敌出现,他们会化为嬴政的第二道防线。

    仪卫之后,则是跟着嬴政一起出门的内侍和宫女。

    而紧跟在内侍和宫女之后,则是跟随嬴政出门的庞大马车队。

    随着车队的渐渐逼近,张良已经能听见车轮在地上辗压的声音。

    “天子六架,就是中间那一辆王车了。”张良蹲在芦苇丛中,指着中间那辆由六匹同样神骏的黑马所拉着的王车。

    “嗯……”大力士略一点头,两只手抓起早已准备好的大铁锥,一脚用力一蹬,踩进烂泥之中,以做支柱,另一只脚则猛得一蹬地面,腰上用力,身体竟如陀螺般旋转,。

    当大力士身体转速达到最快时,大力士猛得将手里的铁锥,向早已看好的王车抛去。

    而在秦国士兵眼中,他们只看见一道黑影从高处的芦苇丛中飞了出来,越过警戒重重的秦军防护圈,然后“轰隆”一声砸进王车之中。

    虽然铁锥不过一百二十斤,换成二十一世纪的重量,也不过六十斤。按铁的密度而言,这块铁如果打成球状,也不过是个半径10厘米,直径20厘米,比一个正常的西瓜还要小一些。

    按理来说,这只是个铁锥,又不是个炮弹,又不会落地爆炸,除非是正好砸在嬴政脑袋上,否则砸在马车也不过是破个大洞而已,根本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但是学过物理的人都知道,当物体以高速前进时,他的破坏力会随着速度的变化,而变得十分可怕——温馨提示,请勿高空弃物。

    所以,当这个西瓜大小的铁锥砸进王车时,就听见“轰隆”一声,巨大的王车在瞬间炸开,成为了一堆四分五裂的碎片。

    不但王车被毁坏,连负责拉车的马,也因为这巨大的冲击力,而一下子倒下了四匹。

    如果王车里有人,那么他肯定死定了!

    但是……其实张良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因为大力士的铁锥一抛出去,他就按照一开始的计划准备逃跑。

    在张良原本的计划中,那些秦狗现在应该震惊之中,应该没有时间来管自己,但……万万没想到啊。

    张良刚一转身,就看见从四面的芦苇之中杀出许多身穿着与芦苇同色衣服的人,手持着强弩和长兵,向着他们的方向奔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叫道:“少公子有命,杀了张良!死活不计!重重有赏!一人百金,还能加官进爵!”

    糟糕!中计了!

    张良一边招呼大力士撤退,一边向着冲杀着。

    利箭从四面八方射来,幸而此处的芦苇即高且深,挡住了射箭人大半视线,否则张良早已中箭身亡。

    只是……张良看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大力士。

    “张先生,我们就此作别吧!”身形异常高大,纵然是在芦苇丛中,也十分显眼的大力士,忽然停下脚步,冲着张良一拱手,转身匆匆向另一头跑去。

    张良是一个十分理智的人,纵然不舍,但他也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只能如此。

    “可恶!又是少公子!”张良拔出腰间长剑,疯狂挥舞着手中的长剑,斩开前方那些可能会阻挡他道路的荆棘和芦苇,眼中跳动着愤怒和仇恨的火苗。

    随着大力士的离去,大半追兵被他吸引而去,只剩下一小部分人,还在追杀张良。

    张良虽然一向自认君子,但这个年头,就算是被后世称之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儒家书生,也需要学习剑术,张良哪会不懂剑术呢?他不但懂,他还习得一手好剑术。

    于是,靠着手中的剑术和早已看好的路线,身上多处受伤、肩膀上甚至还中了一只箭的张良,终于暂时摆脱了身后的追兵,来到了自己在河边的藏船处。

    可是……船呢?

    张良看着空无一物藏船点,瞬间傻了眼。

    当他正面对着尚未变黄的滚滚大河水发呆之时,河的上游缓缓飘下来一只小渔船,白发的老渔夫以竹为桨,慢吞吞的划着船。

    而在打开的船舱里,则坐着一个十来岁的小渔夫,拿着一本书,嘴里似乎正在念叨着什么。

    虽然这艘渔船出现的有些古怪,但张良也顾不上危险了,冲着渔夫大叫道:“船家船家,过来快过来!”

    “这位先生,有何吩咐啊?”老渔夫停下手下划船的动作,遥遥看着张良问道。

    “我欲过河,麻烦过来载我一程。”张良此刻已经完全是病急乱投病了。

    说实话,他现在不但头发也乱了、衣服也乱了、身上还满是血污和泥水,远非平日那个谦谦贵公子形象,所以对船家是否会愿意载他,他真没什么信心来着。

    作者有话要说:哎呀,我以为今天能把盒饭发出去的……关于那个铁锥的计算,不知道有没有算错……等我四世写到这一段时,我一定要把政爸爸写得拉风一点……我一直坚持的认为,政爸爸是一武林高手来着……

    生铁的密度是7.3g/cm^3,保守起见我们以7g/cm^3来计算。

    为了提高材料利用率,假设那个大铁锤是一个球体。

    球体体积公式:v=4/3πr^3

    密度公式:p=m/v

    得:m/p=4/3πr^3,其中m=30360g,p=7g/cm^3

    解得r=10.1167cm

    由此得出,这个铁锤约是一个半径10厘米,直径20厘米的球体! ( [综]末代帝王求生记 http://www.xshangshu.com/32/3280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xshang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