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 为她付出巨大代价

文 / 皇邪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满月和林简一开始谈话的时候,林一东曜还站在不远处,看似闲着无聊的捻了一根花枝在那里,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幕大有云卷云舒花开花落的闲适反应,只是当林简问出满月这个问题的时候,林一东曜的脚步却是一步步朝满月这边走来。

    每一步带给满月和林简的都是没来由的巨大压力。

    “太子殿下,你我都清楚,皇后娘娘不是第一次了!这一次你还觉得因为我足够强大,即便是刀架在脖子上我也有办法化成绕指柔,是吗?”

    满月看向林简,瞳仁闪耀明亮星辉,说出的话语却是毫不留情的道破问题所有的关键。

    这在满月看来,只是她前进道路的一个插曲而已,可对于林简来说,却是他跟满月最大的障碍。

    母后不喜欢满月,也连带在太后面前说了她的不是,如今太后也在试探满月。

    对于今天一幕有多凶险,林简也能想到,所以他此刻心情复杂而愧疚。

    “满月,我会给母后说我们——”

    “殿下,这还不到一个月,我已经算是两次从皇后的算计下死里逃生了吧!殿下说的越多,皇后动手越快,殿下若真想护着满月安危,还是从现在开始跟满月保持一定距离的好。

    今天一幕,殿下还有什么不懂的吗?那八宝清凉膏是我趁着媚溪不注意从袖子里面扔了出去的,皇后娘娘是不是想不通,明明让媚溪放在我袖子里面三块,到头来怎么会少了四块呢?呵——现在殿下都知道了吧!”

    满月眸子定定的看向林简,这一刻,彼此之间的感觉因为皇后而产生了太多隔阂和疏离。

    “母后是母后,我是我!”

    “但殿下你也心知肚明,皇后娘娘不会收手!”满月再次点在林简心尖上,他脸色变了变,看向满月的眼神却没有丝毫的松懈和放弃,反倒是更加执着认真。

    “我会证明给你看,不论母后说什么做什么,都不会影响我对你!”

    林简不会再让唯爱公主的事情再发生一次!

    不管是最疼爱他的姐姐,还是自己喜欢的女人,他都会尽全力保护!

    “殿下,我们之间——又有什么呢?没有可能没有根源。殿下适度的放手,反倒是满月的福气,这一点,殿下也不可否认。”

    满月今天说的话,每一句都像是钝刀子扎在林简心头的感觉,纵然他不想承认,但如今事实的确如此。

    “满月,你也听好了,我不会放手!永远都不会!我认准的便是一生一世,若要我放手,除非——”他停顿了一下,看向满月的眼神一瞬间寒气凝结。

    “除非你想、看、着、我、死!”

    他并非故意说出如此重的语气,只是感情到了一个临界点,已经容不得他去考虑自己说的话是不是有些过了。

    林一东曜听到林简如此说,眼底一抹深意像是凝结成一块块冰棱,扑簌扑簌的落下,说不出的深寒感觉。

    “殿下,你是堂堂太子身份,生在皇家,你的生死便由不得自己,这一点,你应该早早的就感觉到,不必满月提醒。”

    满月并不想故意提到唯爱公主,可即便如此隐晦的暗示,林简也应该明白。

    好比唯爱公主,生死哪里由得了自己?

    林简瞳仁涌动一丝龟裂,下一刻却是无声惆怅。

    ——

    林简离开之后,林一东曜站在满月三步之外,抬手捻着一束花枝,完美侧面清俊尊贵。

    “五殿下还有什么教诲的话?”

    满月不看林一东曜,语出萧瑟。

    “我哪敢教诲你?”林一东曜眨眨眼,唇角绽放一抹幽然笑意。

    他很少露出微笑,也仅限在满月面前。

    却是一次比一次令满月印象深刻。

    “那五殿下是还觉得有什么戏没看够?”满月眨眨眼,神色明显带着一丝冷漠。

    不知道是不是林简的那些话影响了她,什么一生一世,什么我只要你,什么除非我死!

    上一世她不是没听过如此动听的情话。林一东合许给她的未来绝对比林简说出来的动听数倍!但结果又如何?

    “太子哪句话惹到你了?”林一东曜转身走到满月身前,见她脸色清冷萧瑟,心底就多了一分烦躁和探寻。

    只是,刚才林简碰那一鼻子灰足以说明,她的面前始终是筑起一道高高的屏障,并且是密不透风。

    “我哪敢对太子殿下有何不满,不过是刚刚死里逃生了一次,有些脾气罢了。”

    “你不说实话?”林简眼眸深深凝视她,疑问话语却是肯定的语气。

    他虽然不能完全的看懂她,但是她刚才的话,哪句是实话,哪句是假话,他还能分得清。

    满月不再说话,任由林一东曜深邃目光静静落在她脸上,她深知,有时候,越想看穿,反倒更加如坠雾里。林一东曜是聪明人,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我不逼你,你想说的自然会说,若是逼得紧了,你这性子到头来吃亏的指不定会是我。不是吗?”

    林一东曜若有所思了一会,说出来的话却让满月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她能让他吃亏?

    他的腹黑悟性早在版阑珊的时候就见识过了,利用她传递给他的信息,一石三鸟的做法到至今让满月想起来都阵阵心寒。

    如果说林一东合最大的优点是隐忍深沉,林简最大的优点是党羽众多的话,那林一东曜的悟性则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高度。

    上一次,满月不过是简单的几句话,却能让他迅速做出一系列的反应,林一东曜当时谋算的过程和结果,尽管满月不说,可心底却是震撼的。

    他属于点播一点就能运筹帷幄操控生死的人。

    别看现在面上对她笑的和善优雅,指不定背后又有什么惊天的大动作呢。

    瞧见满月脸上很不赞同的表情,林一东曜唇角勾了勾,旋紧却恢复一贯清冷淡漠的表情。

    “今天见过李景田了?”林一东曜虽然换了话题,却是另一个更加沉重的话题。

    满月忽然发现自己走到哪里都有不待见自己的人。其实上一世也是如此,只不过她没发现罢了,也因为上一世什么都没有察觉,所以所有致命的打击都留在了最后。

    “五殿下消息灵通,也知道李景田说了什么吧。”

    满月指的是林一东曜安插在太后身边的茹婧。

    “李景田接下来还会有其他动作,你在宫里更加要小心。”林一东曜这已经第二次如此叮嘱满月了,就算他每天都在宫里头,也有他的担心。

    看来,李景田和老夫人那边是真的要采取新一轮的动作了。

    “谢五殿下提醒,满月会小心的。”

    “只有小心还不够。”林一东曜顺着满月的话说下来,看向她的神情愈发深邃幽然。

    “还有什么?”满月奇怪的看着林一东曜。

    “还要时时刻刻想到——我。有事的话就让荣乐通知我。”

    林一东曜话锋一转,这一刻,满月眸子倏忽睁大,旋即迅速恢复一贯的冷静安然。

    “五殿下真是无所不能!”

    嘴上这么说,心底的震惊却无法形容。

    连荣乐女官也是林一东曜的人?

    而最让满月震惊的是,林一东曜不但让她知道太后身边的茹婧是他的人,就连荣乐也毫不避讳的告诉她。

    他是对自己太信任了,还是?

    “五殿下,有个问题想问你。”满月终是忍不住发问。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茹婧和荣乐都是我最近才收归身边的。”林一东曜此话一出,虽然是在满月预料之中,可对于林一东曜如此迅猛的速度,满月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她想知道的正是,茹婧和荣乐女官是不是最近才被林一东曜收归身边,如果是的话,那林一东曜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做到这个,的确是耐人寻味。

    他的本事究竟有多大,满月觉得自己还只是见识到了冰山一角。

    上一世,林一东曜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高贵皇子,宠辱不惊,不闻不问,可是这一世,当他认识到林一东合私下的动作时,他也不得不卷入这场争夺当中。

    而他一旦动作起来,势必将加快夺嫡之争。

    满月现在已经不想知道这其中的过程了,林一东曜能在短短时间收买茹婧和荣乐,想必是将他的腹黑谋算发挥到了极致。

    过程如何满月看不到,而结果却是不言而喻。

    “殿下是提前算到了皇后会在太后面前告状,而太后迟早会单独宣我进宫,所以你安排了一个茹婧,至于荣乐,五殿下也未卜先知了一次,是吗?”

    满月眸子定定的看向林一东曜。

    如果说她能在事情发生的那一刻做出及时的判断和纠正的话,那么林一东曜岂不是将没有发生的事情也算计在内了?

    林一东曜望着她,眸光没有任何变化,反倒是比满月还要坦然冷静。

    “我只是未雨绸缪。”

    他的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任何异样。

    可心底却有另外真实的想法。

    因为想到她可能会遇到的危险,所以这段日子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跟她有关。

    他并不想告诉她,收买茹婧和荣乐都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只要能在宫中为她铺路护她周全,这才是他想要的唯一目的。

    满月看着他,他的未雨绸缪四个字说的轻松淡然,可这要做到这四个字究竟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满月并非全然无知。

    “五殿下如此信任满月,如此大费周章,满月也不会令五殿下失望。接下来,满月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既然林一东曜下了血本,满月也不会让他失望。

    一场合作能继续下去,靠的就是互惠互利。他的付出,她也会回馈等额的帮助。

    林一东曜皱了下眉头,显然不赞成满月的话,

    “你暂时什么都不要做,只要安心留在未央宫即可。”

    “是不是李景田会有什么动静?”满月瞳仁倏忽冷了下来。

    李景田并不可怕,真正厉害的角色是李景田背后的谋士。

    “我不想你搀和到这件事情,你只要安心留在未央宫,其他的事情我会处理。”林一东曜轻声劝着满月。

    以前满月的动作大都跟侯府有关,那毕竟是府里,李景田可是朝堂上的人,如果满月搀和进来的,李景田就会有机会大做文章。

    而李景田这次回来,除了要为侯府的二夫人报仇,自然还有利用令狐平雪达到他其他目的。

    而李景田眼中,现在最大的障碍也是满月。

    “五殿下,这不是我想退一步就能避开的,你也知道,李将军现在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我不动作,他也不会安生的。”

    满月说的是实话,不光是李景田,假借去相国寺静修的老夫人也是去搬救兵了,一旦李景田开始行动了,老夫人的救兵回来了,那时候对于满月来说就是内外夹击,又是在宫里头,对满月就更加不利了。

    “李景田的确会有所行动,而且就是在这几天,你先听我的,不要轻举妄动,一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提醒你。”

    说着,林一东曜抬头看似自然随意的拍了怕满月肩膀,满月眸子闪了闪,却没有避开。

    林一东曜眼底闪过一抹异样的情愫。

    与她之间的接触,哪怕只是一小步的前进,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无言的鼓励。

    “知道了,五殿下。”满月轻轻点头,尽管已经看到林一东曜的付出,可满月心中,始终还有自己的主见和看法。

    她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林一东曜看出她眼底自己的想法,却不揭穿。如果能完全听话的话,那就不是令狐满月了!

    “让荣乐先回未央宫,我送你回去。”

    林一东曜说着,已经不由分说的走在了前面。而荣乐不知何时也离开了院子。

    满月长舒口气,抬脚跟在林一东曜身后,此刻才意识到骄阳似火,炙烤着身体。

    在这之前,她整个人都是沉浸在冰冷嗜杀之中。或许连她自己当时都没察觉到,自己对于皇后的确是流露出了一丝杀气,否则也不会在见到媚溪身上有皇后上次的玉镯子就悄悄地拿走趁着下跪的时候放在了台阶下面。

    可尽管如此,满月却心知肚明,想仅仅靠这一次就扳倒皇后,根本不可能!

    月底了,亲们的月票都砸来吧,砸来吧。

    老夫人和李景田要联合起来里应外合的害满月了,嗷嗷。 ( 腹黑嫡女:相公求你休了我 http://www.xshangshu.com/8/89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xshang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