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一起过春节

文 / 记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宋)王安石《元日》

    学校正式放寒假了。眼看着春节就要来临了,这几天在大街上,到处都能看见拎着大包、小包购买年货的行人。他们脸上洋溢着满满的笑意,阮婧姝能深深感受到,人们发自内心的喜悦,溢满全身。

    虽然快过年了,但阮婧姝也没让晨练落下,当然也没落下孟可欣,哈哈!不过,每天的晨练又加入了一个新成员,那就是——孟堂哥。

    原来,孟堂哥听说孟可欣在晨练,就想瞧瞧她到底在练些什么。他也清楚这个小堂妹平时有多散漫,既然她突发性的就思想觉悟了,怎么着自己也得帮衬些,打铁趁热、机不可失呐!阮婧姝腹诽道:理由倒冠冕堂皇的,别是拿她们当那些个大头兵操练咯!可是为什么连她也要跟着一起受训啊?孟堂哥,你这是公报那天的口误之仇么?(>_<)

    孟文禹在她们原有的训练项目(全身扩展运动和慢跑)上,又增加了单腿深蹲和仰卧起坐,还教她们学了一套军体拳。训练量又增加了,惹得两个小丫头是叫苦连天的。孟堂哥却充耳不闻,雷打不动地继续训练。呃,这连他平时一半的量都没达到呢,就敢喊苦喊累的,要不要再加点儿量试试啊reads;!两个小丫头顿时噤若寒蝉的不敢乱叫了。

    要问她们为什么这么怕孟堂哥,这可是有原因的。孟可欣曾和阮婧姝说过,孟文禹那是什么人?那可是一个腹黑又异常执着的人,被他盯上的东西或是人,下场是非常凄惨的。举个例子:在孟文禹十三岁那年,隔壁的拾荒老人家里闹了鼠灾。他就做了一个简易的鼠笼子,在笼子里放上几块面包,门和面包中间有根细铁丝连着,一旦老鼠吃到面包,笼子的门就会自动关闭。他的目的很明确——活捉老鼠,做好这一切,他就悠哉地等待老鼠自投罗网。

    当天,就抓到了两只老鼠,孟文禹把它们放到一只深桶里,上面盖上透气的盖子。隔天,又抓到两只……他不处理这几只老鼠,难道是要养着它们吗?错了,他是要把这一窝老鼠连锅端了。比耐性,那咱就比比,看谁扛得住!结果,老鼠们没扛住,一共被他抓到了*只,真真是一大家子呀。最后,处理老鼠时只剩下了七只,原来在被关的几天里,有的老鼠耐不住饥饿,所以……

    呕呕,听到这里,阮婧姝忍不住都要吐出来了`(*>﹏<*)′。我的天呐,孟堂哥这是什么恶趣味?千万别让他给盯上,不然她岂不是连渣渣都不剩啦!她和孟可欣商量好了:先忍着吧,反正他过了年就要回军校了。等孟堂哥一走,她们还恢复到原来的训练量不就行了?打定主意,姐妹俩认命地继续和孟堂哥每天操练。

    #-#-#-#-#-#-#-#-#-#-#-#-#-#-#-#-#-#-#-#

    自从孟可欣一家,因动迁搬到她家里院后,这两个小丫头天天都腻在一起,恨不得是连体婴似的。

    这天晨练结束后,阮婧姝赖在孟可欣家不走了,非要吃孟母亲手烤的饼干不可。

    “吃吃吃,就知道吃,再吃下去你非成小胖猪不可。”孟可欣鄙夷地瞄了瞄阮婧姝的五短身材。

    “是阿姨做的饼干太好吃了,再说,我这身材挺标准哒,哪里胖啦?”阮婧姝不服气地反驳道。

    “得,少拍马屁了。让文禹哥说,小婧是不是个小胖妞儿?”孟可欣将锚头指向坐在沙发中看书的孟文禹。

    孟文禹闻言,不冷不热的瞄了眼阮婧姝,冒出一句:“长得挺健康。”

    阮婧姝顿时心里泪奔了:您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还长得挺健康?隐性台词是:不漂亮,但挺健康;不算瘦,但挺健康。您说话太有水准了,实在是高,咱们明显不在一个层次上啊!(┬_┬)

    “咦,孟爷爷和小可铭不在家么?阿姨。”整理下心绪,阮婧姝边吃饼干边向孟母询问。

    “嗯,是呀,这孩子非要闹着去看捏糖人。你孟爷爷拗不过,就带他到老街去了。”孟母从厨房端出一壶花茶,倒了一杯放到阮婧姝跟前。

    “嗯,真香。香甜的饼干配上花茶,阿姨还蛮有小资情调的,嘻嘻。”阮婧姝闭着眼睛深吸一口,乐不可支的夸赞道。

    “呵呵,你孟爷爷还吵着找你下棋呢。我看呐,这一天不找你下棋过过瘾,他老就浑身不痛快。”孟母笑容可掬的给阮婧姝倒了一杯花茶,又转身回厨房看看新烤的甜点。

    “哈哈,孟爷爷总是输多赢少,特想扳回一城,啧啧,真是老当益壮,越挫越勇啊!”阮婧姝难忍得意之色的大笑起来。忽地,她眼珠轻转止住了笑声,转而对孟文禹说:“孟堂哥,闲着无聊,要不咱们也下两盘切磋切磋?来来,我教你下,特别简单。”阮婧姝异常热情地把棋盘端出来,放到桌子上。心里的小算盘打得贼响:明的咱斗不过你,也没法儿比。这五子棋可算是她的强项了,她就不信还不压他一头儿?还不赢?

    孟文禹抬头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放下手中的书说:“嗯,也好reads;。”他修长的手指拿起一颗棋子,似不经意的再次说道:“这样吧,不如咱们打个赌如何?”

    “呃,赌注是什么啊?”阮婧姝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忙追问道,丝毫没看见孟可欣拼命向她打着眼色。

    孟文禹锐利的眼神向旁边一扫,孟可欣立刻转移视线,假装低头研究手上的水杯。心里气极道:笨丫头,呆会儿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管你了!

    “现在还没想到,想好了再告诉你。”孟文禹低头喝了一口花茶,莞尔一笑道。

    “好,如果我赢了,那就晨练的内容减半。赌局来个三局两胜,怎么样?”阮婧姝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

    “开始吧。”孟文禹手臂一抬,做了个请的姿势。

    阮婧姝暗暗得意着,先下者稳占优势,孟堂哥还蛮有绅士风度的啊!当然,这招没告诉他,哈哈哈!简单介绍了五子棋的规则,又示范下了几子,他们就开始了紧张的对局了。

    第一局,阮婧姝赢了,她心里简直乐开了花一样,甭提多美了,脸上的笑意怎么也掩饰不住。

    第二局,她却渐渐笑不出来了。思索棋子的时间是越来越长,急得她直冒冷汗。怎么会这样?完全成了一边倒的局面,她的棋局全成了死三死四,反观对方却有起死回生之势。须臾,不出所料,第二局她败了,她犹不死心,再来!

    第三局,她数了数,只用了五步,她就输了,怎么会输得这样惨啊!谁来告诉她这是什么情况?她颓败的抬起头来,向孟可欣无声询问着。

    “哦,忘了告诉你,我曾得过全国青少年围棋赛的冠军。”孟文禹云淡风清的起身,好心地告知阮婧姝。

    阮婧姝顿时满脸黑线的表情,她确切地下了定论:这丫绝对是故意的!腹黑,绝对的腹黑君!她真笨,怎么和那些自投罗网的小老鼠一般,被坑了!啊~~~

    #-#-#-#-#-#-#-#-#-#-#-#-#-#-#-#-#-#-#-#-#-#-#-#-#-#-#-#-#-#-#

    往年,阮婧姝都是和家人一起到奶奶家过年。今年,奶奶破了惯例,到二叔家去过年了。所以,孟可欣一家邀请她和父母、姐姐到家里来过年,大家在一起热闹热闹。

    孟家盛情邀约,而孟父又为阮家买新房出了不少力,所以他们商量就决定两家一同过年了。阮父买了不少的年货,扬言大年三十非要露上一手,让大家尝尝他的手艺不可。今年,孟阮两家的女主人可以歇歇了,年夜饭他来负责。

    除夕之夜来守岁,岁岁平安吉星照。

    今天是大年三十。一大早,阮婧姝就把对子贴上,又把福字倒贴在大门上,寓意着一年福到了。

    一家人换上新装早早到了孟家,逢人道喜,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阮父扎上围裙,在厨房里忙活着,孟母和阮母想上前帮忙,却被他给撵了出来;孟爷爷和这几个小辈儿轮番下棋,忙得不亦乐乎,;小可铭一会儿看看这,一会儿瞧瞧那,家里从来没这么热闹过,小家伙儿兴奋极了;而孟家父母、阮母,则坐在客厅品茗闲话家常……

    一切都是那么和谐、美满!幸福是一种感觉,你感觉到了,便是拥有;珍惜拥有,便是幸福。其实,幸福真的很简单!

    阮婧姝这厢却在后悔着呢,你说那天抽了什么风非要打赌呢?不但输了,输得还忒惨了点儿。晨练量没减下不说,还多加了一项——引体向上!啊~~想偷懒,没门儿!孟文禹还托了孟爷爷当监督人,每月还得向他写信汇报成绩。孟爷爷那可是说一不二的主儿,想在他眼皮子底下耍小花招儿,当他几十年的军粮是白吃的?孟堂哥,你是上天故意派来折磨她的吧? ( 重生风信亦妖娆 https://www.xshangshu.com/63/6325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xshangshu.com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叶辰夏若雪孙怡最新章节|林帘湛廉时免费阅读|叶凡唐若雪|岳风柳萱小说|黄小龙宋雨茹免费阅读|神都猛虎岳风柳宣免费阅读|林阳苏颜小说免费阅读|元卿凌宇文皓免费阅读|陈平江婉全文免费阅读|叶雄全文免费阅读|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萧阳叶云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华丽逆袭免费阅读|沈蔓歌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读|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主角是岳风的小说免费阅读|杨潇唐沐雪小说|陈歌马晓楠在线阅读|战龙归来林北免费阅读笔趣阁|叶辰萧初然免费阅读|苏允柳媛至尊小说在线阅读|赵洞庭颖儿小说笔趣阁|林亦可和顾景霆全文免费阅读|叶辰仙武帝尊免费阅读|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辞|沈繁星薄景行免费阅读|上门女婿韩东韩东免全文费阅读|